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如你光年》小说 虐文 如你光年年上攻

如你光年

《如你光年》

桃花郡主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张子洋,周俞舟 阅文集团

《如你光年》由网络作家桃花郡主所著,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的大结局,张子洋,周俞舟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转折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好久没见过那么充满恶意的眼神,吓得我手一抖,手机摔在了地上。狭小的空间里,只有我和那个男人,他狠,我怂。“误会,大哥……”我警觉地看着他的脸色,缓缓去捡手机,生怕一个不小心激怒了他。“晓如?”他忽然叫

442次点击 更新:2020-03-25 09:45:56

免费阅读
《如你光年》由网络作家桃花郡主所著,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的大结局,张子洋,周俞舟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转折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好久没见过那么充满恶意的眼神,吓得我手一抖,手机摔在了地上。狭小的空间里,只有我和那个男人,他狠,我怂。“误会,大哥……”我警觉地看着他的脸色,缓缓去捡手机,生怕一个不小心激怒了他。“晓如?”他忽然叫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好久没见过那么充满恶意的眼神,吓得我手一抖,手机摔在了地上。

狭小的空间里,只有我和那个男人,他狠,我怂。

“误会,大哥……”我警觉地看着他的脸色,缓缓去捡手机,生怕一个不小心激怒了他。

“晓如?”他忽然叫了我一声,我错愕了一下,他的声音变得很轻,放佛害怕吓到我一样,“晓如是你吗?你......不对,你怎么又活过来了?”

我听清了,他在叫我晓如。我没有答话,慢慢地后退,他突然几步上前来,又盯着我看,“你不是晓如!”

我摇了摇头,福尔摩斯何在找到真相之前,腿已经软了。

他背着光,我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世界静得只剩突突的心跳声。

“陆明,我们的事情,别为难别人。”于露露开门出来了,室内的灯光外泻,轻纱一样笼着我。

男人彻底看清了我的脸,他失望地摇了摇头,一声叹息若有若无。最后,他回头看了于露露一眼,冷哼一声离去。

“他为什么叫我晓如?”

于露露看了看我,说出了我最不想听到的答案,她说:“因为你们长得很像。”

我看到晓如的照片,又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不,我们并不是十分相像。晓如明显比我漂亮,她的眼睛清澈明亮,很是动人。

“你笑起来和晓如很像。”于露露轻抚着她和晓如的合照,似有所思。她不经意的一句话,像是根刺落在了我心里,稍有微动,尖锐地疼。

我想到了周俞舟,我对他笑的时候,他对我格外地好。

我又看了看照片,合上了镜子。难耐的思绪像藤蔓一样,缠绕得人身心都不得舒服。

于露露说:“刚才那人是我的前夫,前一阵子我知道他要刑满释放了,为了不让他纠缠我,我搬到了这里,没想到他还是找到了。”

“为什么不叫保安,或者报警?”

“他那种人,已经没什么顾虑了,若是把他惹急了,指不定又做出什么事情来?“

“那也不能由着他胡来,会吓到晴晴的。”

于露露说她还是打算搬家,只是她文化不高,无一技之长,又带着晴晴,生存本领不行。她现在在学校食堂的工作,还是周俞舟给介绍的。我问她,为什么不告诉周俞舟,他一定能治治无赖。

她摇头,叹息道:“已经麻烦他很多了,不想再给他添麻烦,你也知道,他很忙,他做什么都有许多人盯着他。我一个离婚的女人......不想累及她的名声。”

于露露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悲观的了,她怯弱,多愁善感得像林妹妹。婚姻的不幸和生活的苦楚都汇在她的眼睛里,眉眼间都是花落知多少的凄凉。

我不知道那些年,都发生过什么,每个人都忘不掉晓如,每个人都没有得到幸福。

我给张子洋打电话,他听到地址,就问:“是于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我就说关于周俞舟的一切,他都知道的,他们是好兄弟。

雨下得大了,打在玻璃上似碎玉迸溅,茶舍里只有我一个客人,独自饮茶听雨。

张子洋进店来,捋了把被雨淋湿的头发,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我递纸巾给他,把事情说给他听。他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家伙的警察气质不是吹的,分秒间切换自如。他这样看着我,我还挺心虚的。

“路过,偶遇,不行吗?”

他没有再问,端起茶道:“喝完我送你回去,下次约我,不用这么破费。”

“你......”

“这事交给我了,放心。”

他颇有担当,我稍微舒缓了,我知道他一定能办好,他有的是办法。

路上,张子洋说最近宜市西区有些不太平,让我一个人小心点儿。我顺着他的话问道:“只是西区不太平吗?我怎么觉得东西南北都在风雨飘摇。”

“什么意思?”

“听说刘市助栽了。”我说这话的时候,颇有顾虑,没想到张子洋大大方方道:“权欲薰天,早该栽了!”

“......”

“你们检察院还没有插手这个案子?”

“没有吧。”事关重大,好像还不该我知道内情,我掰了掰手指,没有说话。

张子洋很聪明,他微微侧脸问道:”你想说什么?担心我们头儿?“

“没有!”我只道张子洋和我不是一条战线的,不能再向他表露真实的心意了。

他轻松道:“不用担心,他一点儿事情也没有。”

我淡淡地“哦”了一声,他说没事就是真的没事了。车窗外的灯光在雨中晕染,红黄蓝绿的光圈交错,彩虹般绚烂。

虚惊一场,是个很美丽的成语。

“你真的喜欢他?”半晌儿,张子洋突然问了一句。

我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低声解释道:“我没有再去找他了。”

“想去就去呗!”

嗯?我没听错吧。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发现他也挺喜欢你的,这么多年了,难得有让他心里挂念的人,很不容易。我上次跟你说的是真的,但是现在没事了,既然喜欢,就在一起吧。”

我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张子洋嘴里说出来的,他说得一本正经,像在谈论什么正事,而不是这样风花雪月的美事。

他脸上有光,我第一次觉得他这么帅。

刘市助被查出受贿上亿,并动用权力关系,占用私宅在东区私设工厂。工厂因为验收不合格,亏损严重,拖欠大量工资,因此引发了工人维权行动。刘市助手下的人压不住场面,卷款私逃了,他这才翻了船。

他表面上没有任何动作,但很多事情若非他点头,根本办不成。从那晚张子洋的表现,他一早知道内情。还有,上次方涵出差或许就是在查这些事情。

如此,关于他有情妇的传言便可以解释通了,不顺手推舟,制造一些假象,又如何暗度陈仓?他拉贪官下马,又不表功,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这其中的权衡问题,不是我能想得通的。

多年前宜市是出了名的最不太平最难管的一个城市,而如今宜市是治安最好,诉讼最少的城市,这其中自然有周俞舟的一份力。他如何做到的,非我所能揣测。

一叶障目,我们看到的世界是不同的。佳韵说的对,我没有到过周俞舟的世界。

刘市助的事情像一块乌云,压在我们公检法的天空,没有一个人敢松懈。等这件事情差不多过去,时间又溜走了一个月。

这期间我和周俞舟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偶尔人群里相视一眼,他会对我笑笑,我却笑不出来。

那晚陆明一出现,我就知道周俞舟是清白的,他没有一点儿问题,柳言言的话是在胡扯。

可我看到晓如的照片后,心里凉凉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碾过,愉悦不起来了。

我怕无论如何,我始终无法抵达他的内心深处,更怕我满心欢喜地对他笑,他看到的是另一个人。

那对我来说,太残忍。

精彩评论

五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如你光年》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现代言情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桃花郡主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