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追风者》追凶者也 全文免费 追风者BG

追风者

《追风者》

陈双 著

连载中 婚恋 秋颜,小鹏 互联网

陈双完结小说《追风者》由陈双创作的婚恋风格的网络故事,主线人物秋颜,小鹏,内容精彩,非常值得追。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关键词:爱情、yàn遇、玉龙雪山一句话故事:少女旅行途中一路勾引结伴男人,为的却只是在死之前最后疯狂一次简介:陈双离开四川前往云南,途中遇见一名叫江秋颜的少女,两人因为没钱和孤独,结伴而行。一路上,江

611次点击 更新:2020-03-24 17:49:58

免费阅读
陈双完结小说《追风者》由陈双创作的婚恋风格的网络故事,主线人物秋颜,小鹏,内容精彩,非常值得追。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关键词:爱情、yàn遇、玉龙雪山一句话故事:少女旅行途中一路勾引结伴男人,为的却只是在死之前最后疯狂一次简介:陈双离开四川前往云南,途中遇见一名叫江秋颜的少女,两人因为没钱和孤独,结伴而行。一路上,江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关键词:

爱情、yàn遇、玉龙雪山

一句话故事:

少女旅行途中一路勾引结伴男人,为的却只是在死之前最后疯狂一次

简介:

陈双离开四川前往云南,途中遇见一名叫江秋颜的少女,两人因为没钱和孤独,结伴而行。

一路上,江秋颜制造一切契机勾引陈双发生关系,两人险些一夜激情,但最终陈双拒绝。

之后,江秋颜忽然失踪,只身前往丽江玉龙雪山,陈双才明白,江秋颜之所以来丽江,是想去玉龙雪山殉情谷自杀,为她的前男友殉情,而她之所以勾引陈双,是想在死前最后疯狂一次。

得知真相的陈双,决定帮江秋颜走出阴影,让她好好活下去。

正文

1、

会选择往云南走,而不是听王海的,直接去重庆,是因为想要忘却。

重庆和四川有太多相似的地方,我怕我会像爱上成都一样爱上它,再次沉溺其中,也沉湎在和魏琳一起的往事里,不能自拔。

在火车上,我很快就找到了新的“伴侣”。

她并不是追风者,只是一个同路人。

旅游淡季,从成都到昆明的火车上人很少。

20多个小时的车程,她坐在我对面,始终都没有睡。

我知道,她原本不是坐在这个位置的,她也许买的是站票,也许坐在别处。但我看出来,她并非因为站累了才过来,而是因为她无聊,或者说,和我一样,害怕孤独。

在车上,她有好几次欲言又止,让我也有些心猿意马。

我不由自主的开始打量她。她是一个看起来很白净文气的女孩,有点像学生,顶多20岁上下,甚至可能刚刚成年。

她那略带兴奋,又总是带着一种惊魂未定之感的脸庞,我总觉得,她像是个离家出走的小孩。

也许确实是过于寂寞,我率先打破了沉默,问:“怎么一个人坐长途火车,去上学还是回家?”

她一愣,当确定我是对她说话的时候,她居然好像有些兴奋,说:“不是,我是去旅游,还有……找人。”

我盯着她的脸看了半天,想起了“小音”。

“见网友?”我说。

“不是,是我男朋友。”女孩说。

我一怔,小音也曾经对我说,她要找她男朋友,可结果却让人毛骨悚然。

沉默了片刻之后,她又说:“那你呢,你去旅游吗?”

我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

她笑着说:“那我们可以搭个伴吗?”

我也愣住了,没想到这个女孩那么主动。我不由得问:“你,不担心我是坏人?”

“我看人很准的,而且,我身上也没什么可以偷抢的东西,怕你干嘛。”女孩笑着说。

我不知道该说这女孩大方还是缺心眼,叹了口气,说:“那就……那就交个朋友吧?”

其实当初我和魏琳也是萍水相逢,与这个女孩的相逢有些相似,但由于我和魏琳很快就确认对方是追风者,所以才打破了陌生人之间的隔阂。

但这个女孩,我看得出来,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姑娘,绝对不是我们“圈内人”,她白皙得几乎不含杂质的皮肤,绝对不是我们这些风餐露宿,还患有过敏症的人能长出来的。

女孩说:“你叫我秋颜吧,我姓江。”

我点了点头,伸出手来,说:“陈双。”

她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和我握了手,双手相握的时候,她的笑容才很快自然了起来,说:“嗯嗯,我叫你双哥好了,你比我大吧?”

“显而易见?”我说。

她的这句话,仿佛在提醒我,我已经很老了。对于追风者来说,超过了25岁,就算是不如了老年,我们已经开始向着死神奔跑了。

路上,我终于知道了女孩去昆明的详细目的,很简单,先在昆明玩一阵子,再辗转到丽江,和她的男朋友见面。她男朋友叫小鹏。

秋颜虽然看起来很青涩,但和我熟络得却很快,到昆明下车的时候,她已经开始跟我吐槽起自己的家人来。

她说,她是北方人,父母在外地做生意,几乎是不管她的。她和小鹏是异地恋,两人已经谈了三年了,感情很好。而现在,她刚刚在读大二,如果不是在读书的话,她一定会去找小鹏,异地恋实在太辛苦了。

我无法感同身受异地恋的辛苦,我只知道,和心爱的人不能见面,那种孤独感,的确是要人命的。

来到昆明之后,我们一起在酒店住下,原本完全可以订两间房,但秋颜却自作主张的订了一间双床房。起初我以为她是为了省钱,贪小便宜。我本想,一个女孩出门在外,遇上我,哪怕是让我当当冤大头,给她付房钱,我也无所谓。

可奇怪的是,进了房间之后,她却一定要把一半房费给我,说是和我“拼房”,不能随便讹诈我。

我越发的感觉不太对劲。

吃饭的时候,我试探着问秋颜:“你是来见男朋友的,还和其他男人住同一间房,他不会生气吗?”

秋颜淡淡笑了笑,笑容有些复杂,接着说:“他不会管我的,我们一直以来,都互相不管。”

我有些震惊,现在的男女生之间谈恋爱,都那么开放吗?

我没有继续问下去,秋颜却忽然又说:“异地恋就是这样啊,有时候,你想哭,对方却在忙碌;你累了需要肩膀靠一靠,对方却可能已经睡着了;你伤心难过了没人分担;开心快乐了没人。太累了。”

我皱了皱眉。

她又说:“所以,人总要找一个其他的依靠。在家里,我没人可说话的时候,就只能对着墙壁说,和小猫小狗说,或者干脆和玩偶娃娃说……是不是很傻?”

我赶紧摇了摇头,却感到有些心酸。

过了一会儿,秋颜忽然看了看旁边的小卖部,说:“我可以抽烟吗?”

“抽烟?”我呆然。

“你会抽烟吗?”她又反问我。

我想了想,说:“会,很少。”

“买一包烟,我们一起抽可以吗?我和你分摊钱。”秋颜又说。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姑娘有些奇怪。但既然她已经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也无法拒绝。我想了想,买了一包万宝路,这种烟相对比较淡,我实在看不出这个白白净净的女孩会抽烟,所以本能的选择了比较顺口的烟种,而不是烈性烟。

果然,秋颜只抽了一口,就开始大声咳嗽起来,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居然把眼泪都呛了出来。

我本能的上前拍着她的背部,说:“你怎么了?不会抽烟,干嘛要买?”

她摇了摇头,说:“我,我就是想抽烟。”

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好啦,明天,我们一起到昆明城区和周边转转,大概两三天时间,我们再坐飞机去丽江,你看怎么样?”秋颜说。

我对她这种自作主张的态度有些恼火,但还是迁就她,说:“你和你男朋友是约好了在丽江见面吧?为什么不直接去丽江?”

“这你别管,反正我们约好结伴一起的,你不想陪我了吗?”她瞪着大眼睛,看着我。

我一时有些心软,只好点了点头。

她立刻又笑起来,再次吸了一口烟,似乎在努力的适应烟的味道。

而秋颜对面的我,这个时候却越发看不懂这个女孩。

2、

昆明的旅游景点很多,滇池、石林、金马碧鸡等等,就已经够玩好几天。不过,秋颜只是在头一天选择了这些自然和人文景点,到了第二天,她忽然问我可不可以带她去欢乐谷。

欢乐谷是每个大一点儿的城市基本都有的游乐园,我实在不明白,既然要去欢乐谷,为什么非要跑到昆明这种地方来。

而且,更讽刺的是,我找了半天,偏偏没有找到像欢乐谷这样的游乐场。

其实,欢乐谷,是我们这种“追风者”们常去的地方。

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据我所知,喜欢的运动,还有跑酷、攀岩、登山以及在高楼大厦上面蹦蹦跳跳等。总之,在常人看来,我们这类人有一大爱好,那就是“作死”。

不过他们并不会理解,我们对死亡的看法是什么。

如果说你打出生下来,就必须掰着指头算还有几天可以活,我想,大家的想法,也会和我们相似。

想到这里,我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这个女孩不是什么追风者,但她的选择,却总让我感觉,她和我们这类人相似。

我翻着手机,说:“这里没有你说的那种游乐场,而且,就算有,这样的游乐场到处都是,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

“是吗?没有吗?”秋颜有些失落,低着头忽然说,“那他,为什么要跟我说,他去过呢?”

这句话,她虽然是低声嘟囔,但我都听在了耳中,顿时有种莫名的不安感。

难道这个女孩,被人骗了。

但是,当我要问更多的时候,她却并没有回答。

接下来的时间,她似乎也把这件事给忘了,重新恢复了那种游玩的心情,和我又走了“官渡古镇”、“民族村”等几个地方。倒是我,被这女孩折腾的完全没了看风景的心思。

我也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对这个女孩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似乎有一种窥探欲,又有一种保护欲。

但很快我说服了自己,这个女孩和我非亲非故,而且我和她的一切交集,都会在她找到她男朋友之后,彻底的结束,到那个时候,我还是孤身一人。

然而,一件奇怪的小事,却在我们即将离开昆明的头天晚上发生了。

3、

那天晚上,我们在翠湖旁边的酒馆喝了点酒。昆明这片春城,似乎并不像成都,这里并没有那种“夜场”的氛围。所以,就算是酒吧,多数似乎也偏慢节奏、文艺范一些。当然,这只是我作为一个过客的感受。

秋颜的酒量很差,她喝酒也完全没有“章法”,可以看得出来绝对是“新手”。

有的时候,她灌得太猛,有的时候又喝的太慢。我们回宾馆的时候,她走路已经有些不稳了。

我一直扶着她。

她喝酒之后,并不会变得很兴奋,属于非常文气又腼腆的一类。她似乎努力让我觉得她并没有醉,故意把说话的语速放慢,还时不时的问我一句“我没说错什么吧”,让我一时间哭笑不得。

把她扶到宾馆之后,我关上门,准备扶她上床休息。

我不是个喜欢照顾人的人,还好,她并没有吐。

但接下来,她的一个举动,却还是让我不知所措起来。

刚进门不久,她忽然转过身来,双手勾住我的脖子,这个动作已经足够暧昧,我本能的想要退后,可她却直接凑上来,吻在我的嘴唇上。

我和魏琳在一起很久,虽然漂泊、风餐露宿,但毕竟是一起生活。我感觉得到,这个就像魏琳第一次和我在一起一样,这一吻,生涩无比。但奇怪的是,这生涩的一吻,却是她主动吻在我的嘴唇上的。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背部,过了很久在慢慢把她推开,我还没开口发问,她就对我说:“这是我的初吻。”

我只觉得嗓子发干,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转过身,慢悠悠的坐回到床上,说:“抽烟、喝酒、接吻……都做了。”

“你,什么意思?”我赶紧问。

她却摇了摇头,说:“你知道玉龙雪山吗?”

我当然知道玉龙雪山,这一次选择来云南,我就有心想去玉龙雪山一趟。虽然那边的门票,对我来说也确实算够贵的了。

我默然地点了点头,还是不知道对方什么意思。

秋颜又说:“明天我们就去丽江了,丽江离玉龙雪山很近,你知道吗?我和他,原本就是约定在玉龙雪山见面的。不过那地方太大了,后来想想,还是直接在丽江见吧。”

我蹙眉说:“他?小鹏?你……你既然要和你男朋友见面,为什么还和我……”

“你别问那么多啊。”喝酒之后的秋颜,脾气似乎大了一些,说,“你又不吃亏。”

“可你说,这是你的,初吻……”

“对,我和小鹏,手都没拉过,被说拥抱,接吻了,所以你根本不吃亏。”秋颜说。

我摇了摇头,说:“你别乱来,既然是见男友,就好好一心一意的……”

“睡觉了,不想听你说教,烦死了。”秋颜没有再理我,翻身睡了过去。

这一晚上,我没办法睡了。

我感到疑惑,同时,由于这一吻,我觉得我对这个女孩的感觉,也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然而,当第二天早晨,太阳再度从窗棂透射进屋内的时候,秋颜又恢复了原样,似乎昨晚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般。

4、

昆明到丽江,飞机只需要一个小时,机票却要两三百,秋颜依然和我AA,一路上,她只字不提昨晚的事情。

而到了丽江之后,我们选择了民宿。

民宿是秋颜选的,秋颜告诉我说,她和男朋友已经约好了,就在这家民宿见面,只是这位叫小鹏的男朋友并没有到。

她提到小鹏的时候,依然面不改色,而我反而感觉有点儿对不起这个叫小鹏的男孩。

我们所住的民宿,建筑风格,大概完全是滇南特色,而且房间里看起来像是木质结构。

进入房间之后,秋颜的心情似乎非常好,而让我感到尴尬和惊讶的是,她依然选了一间双床房,明明第二天就要和男朋友见面了,她却还是要和我住一起。

她坐在床边,穿着裙子,脱了鞋,光着双脚看着我,说:“双哥,你以前有没有听说过,丽江这边,是yàn遇的圣地,邂逅的圣地。”

我叹了口气,说:“这种事不是早就全国闻名了吗?”

秋颜嘻嘻笑了起来,说:“那你说,你遇见我算不算是yàn遇啊?”

这句话有些暧昧,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沉默了一会儿,我说:“你有男朋友了,怎么算yàn遇。”

“暂时没有呢。”她说。

“什么意思?”

“就是说,今天我还没有男朋友。”她忽然站起来,靠近我,说,“你是不是因为我有男朋友,心里有些压力,我觉得其实没必要呀,反正以后我们也未必互相认识。我这样的人,丢在人堆里,你也找不到,你说是不是。”

我靠在墙边,越发的不知所措,这个时候,我摸到了口袋里的烟,赶紧说:“我出去抽支烟。”说完,我转身离开。

这天晚上,我没有和秋颜一起吃饭。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我,脑子里都是魏琳,我几乎在不停的梳理我认识魏琳、和她在一起所发生的一切,从第一眼看见,到最后看见她跳楼自杀的尸体,一切的一切都在我脑海里轮播,这种感觉,让我很难过,我不由自主的开始喝酒,先是啤的,再是洋酒。

在丽江这种地方,其实要买酒是很容易的,不过,我没什么钱,至于喝的是真酒假酒,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忽然有些后悔来这里,跑到这地方来,倒不如听王海的,直接去重庆见他的那个朋友。

至少,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晚上,我跌跌撞撞的回到民宿之内的时候,秋颜却依然还在房间里。

我有些迷糊,她扶着我到了床上,我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但接下来她的举动,却让我完全清醒了过来。

她忽然把手探进了我的衣服里,虽然我能感觉到她在颤抖,但她却还是这么做了。

这个动作,已经不仅仅是暧昧那么简单。

她企图帮我脱掉上衣,与此同时,她自己的衣服也在一点点滑落。

我大惊失色,问:“你做什么?”

“你不吃亏。”她说,“我是第一次。”

“第一次……”我一把按住她的肩膀,说,“你明天就要和他见面了,怎么能……”

“小鹏已经走了,就在玉龙雪山,就在丽江,他走了。”她说。

但秋颜并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也没回答我。她一面紧紧贴在我身上,把我按倒在床上,一面亲吻过来,比起昨天晚上,她并没有多少进步,只是,今天她给我的感觉,似乎是志在必得。

我自知不是什么让女人看了合不拢腿的男人,虽然秋颜长相并不特别出众,但毕竟是个清纯女孩,她根本没理由和我这个陌生人发生这种事。

当时,酒精所造成的迷醉、年轻的身体所带来的温度、还有那仅存的一点理智,在我脑海里交织。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有那么一刻,我甚至以为自己抱着的是魏琳。不过,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我很快从床上爬了起来。

秋颜这个时候满脸泪痕,看着我,却说:“你怎么不把我……”

“不行,你必须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才认识多久,你为什么要和我做这种事?”我问,“你男朋友呢?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小鹏走了。”秋颜说,“就在几天前,他去了玉龙雪山,然后,再也没回来,我知道,他是走了。这次我来,就是要和他一起走。”

我脑子里开始搜寻和玉龙雪山相关的信息和词汇。

我很快就明白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秋颜不是来见男友的,更不是来旅游的,她是来寻死的。

对于我们这些“向死而生”的人来说,玉龙雪山绝对是十分出名的所在。玉龙雪山,是传说中的殉情圣地。流传最广的是一个故事,是这里曾经发生过十二对情侣集体自杀的恶性事件。他们在玉龙雪山狂欢数日,后来选择了集体殉情。

我不知道这个传言从何时开始流传,但我知道,玉龙雪山,早已成了情侣们显示坚贞爱情的最后一站。

这里甚至有一个地方,就叫作“殉情谷”。

我摇着头,说:“他死了,所以你要追着他来,而且,你要在死之前,做完所有你从前不敢做的事情。抽烟、喝酒、甚至是献出自己的身体……你说你想去欢乐谷,也是因为……”

我没说完,秋颜就点了点头。

“你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这么做,你不觉得这么做不可理喻吗?”我有些激动,说,“命就只有一次,为什么这样糟践自己。你们这些人,明明能平静的生活,不需要为明天担忧,为什么还要做这种极端的事?你想过没有,有些人每天都在掰着指头算自己还能活几天,却还是挣扎着想要活下去,和他们比,你这算什么?”

秋颜沉默了很久,却没有回答我的话,自顾自的说:“传说,只要在玉龙雪山殉情,就能进入玉龙第三国,那里是天堂,我就可以永远和小鹏在一起。”

“神经病!”我指着她,厉声说。

“对,就是神经病!”秋颜站起来,说,“从小我就没有自由,什么都被安排着,什么都不敢做,甚至考上了大学,父母依然让我呆在他们身边,不让我住校,要我走读,像看中学生一样看着我,我连交男朋友他们也要管。学习成绩不能低于系里的前十,否则,他们没有好脸色。他们永远安排我,永远把我当小孩,从没给我自己选择的权利……”

“我和他在一起三年,可我们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秋颜颤抖着说,“难道,难道我连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利也没有?也要别人来安排?!”

我一时间无言以对,但就在这时,秋颜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转身去拿电话,拿起手机的刹那,却呆住了。

5、

那一刻,秋颜的表情很奇怪。

我也不由得走上前去。

只是瞥了一眼,我就看见,她手机上显示的来电人名称,居然是“小鹏”。

她愣了很久,才接通电话,声音发颤地“喂”了一声。

电话听筒声音很大,那边人说话的声音,我听得一清二楚。

“你下楼来,我就在你民宿下的餐厅里。”对面说。

“什么?你,你不是已经……”秋颜颤声问。

“对不起,你下来吧,下来,我会告诉你一切。”对面又说。

秋颜夺门而出。

我赶紧跟了上去。

餐厅里,我看见了一个高瘦的男孩,我和秋颜一前一后的站着。

而让我惊奇的是,那个男孩的身边,还站着一个长发女孩,画着淡妆,是那种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多看两眼的姑娘。

“你……你是小鹏……”秋颜呆在原地,我也呆在原地。

高瘦男孩点了点头,说:“对不起,秋颜,我骗了你,我以为那样做,你会死心,但我没想到你会来这里。”

“你……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个民宿里。”

“我一直担心你来,所以就在这里等,等了好几天了,我每天都跟前台确定有没有叫秋颜的女孩入住,今天,你来了,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你说清楚……”高瘦男孩说,“其实我,并没有死,也没去什么玉龙雪山,我……”

“你……”秋颜看着他,又看了看那个女孩,说,“你其实是找到新欢了?”

“不是……我们之间,是真的没可能的。”男孩说,“我们恋爱了三年,异地恋,网恋,却互相根本见不到面,甚至你连我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样下去,对我们都没好处,我本来想骗你说我自杀了……让你死心,可是没想到你……”

“你……你有新欢,就和我说啊,那样我也会死心的啊,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秋颜激动地哭叫起来,转身奔上了楼,不一会儿,就拿着自己的东西,飞快冲出了民宿,这整个过程,应该不超过三分钟,直到秋颜离开,我依然愣在原地。

直到那个高瘦男孩和他的女朋友准备离开,我才反应过来,一部抢上去,拽住那男孩,说:“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你想过没有,你这样骗他,万一她在家里直接自杀了,怎么办?这个,你负担得起吗?”

“你是谁?”高瘦男孩看着我,问。

“我?我是她同伴。”我说,“旅游途中认识的。”

男孩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本想离开,但他旁边的女孩却开口低声说:“还是告诉他吧,别给咱们惹麻烦。”

男孩在原地停顿了一会儿,忽然看着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这件事有些复杂。”

6、

我听到了一个故事,一个让我感觉有些头皮发麻的故事。

一个患有重度抑郁症和自闭症的男生,每天唯一的乐趣,就是上网。他在网上结实了很多朋友,但没有人知道他长得像什么样。网络里,他博学多才、风趣幽默。

他的名字叫小鹏,不少人认识他,但没有人知道,现实里的他,是一个自卑、肥胖、丑陋的男生,他读大三,在班里却没有存在感。

甚至,很多班上的同学提到他,都只会以“我们班那个死胖子”来代替。

大一那年,他就认识了女孩江秋颜,他们很快就网恋了。

秋颜虽然不是特别漂亮的女孩,但清纯、可爱、皮肤很好。

在第一眼看见秋颜照片的时候,小鹏就明白,自己根本配不上秋颜,他们若是见面,秋颜一定会讨厌他,甚至转身就走。

这段长达三年的虚拟恋情,让双方都感觉无比的艰难和疲惫。

终于,在一次和秋颜的争吵与冷战之后,小鹏受不了生活的压力,选择了自杀。

他曾经听江秋颜说过玉龙雪山的传说,因此决定在死之前,来一趟丽江。

他把自己要自杀的事情告诉了秋颜,接着就踏上了行程。

可笑的是,肥胖而恐高的他,知道自己根本上不了玉龙雪山、而胆小的他,也根本不敢选择壮烈的去死。

他其实根本没有死在玉龙雪山上,他死在了民宿里,选择了更痛苦的方式——上吊。

或许,他觉得这种方式,比高空坠落看起来更加温和一些。

他没有想到,远在网络另一端的秋颜,会选择要为他殉情,他以为那次争吵和冷战,已经彻底结束了两人的关系,秋颜也一定会彻底对他死心。

秋颜来了,她知道对方已经不在了,也知道,对方即便是临死,也不愿见自己一面。她绝望了,她想要自己为自己选择一次,在放纵之后,葬身玉龙雪山,去相信那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传说。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在玉龙雪山,在丽江,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多年来,一直在暗中做着一件同样的事。

那就是,阻止那些企图自杀的殉情者们。

高瘦男生告诉我:“小鹏是个自闭的人,但他会写日记。我们很后悔,没提前发现小鹏,让他死在了我们的民宿里。但后来我们发现了日记。我们过秋颜,但她一直没有接电话,直到今天才接通。”

我皱眉,说:“是,她应该是一直都没开手机,今天开机,或许只是个偶然。”

“如果她不开机,我们也会上楼去找她。”高瘦男生的“女友”说,“小鹏死之后,其实秋颜给他发过短信,我们结合短信和日记,才知道两人的故事,才知道秋颜居然要来雪山殉情……你放心,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我们的目的,就只是为了阻止她自杀而已。”

“所以你们编了这个故事,让她以为对方不值得自己爱?”我说,“你觉得她会相信吗?就算会,又会相信多久?万一她还是想不开呢?”

“我们已经过他们的家人了。”高瘦男生说,“阻止一个人自杀的方法很多,我觉得,只要他们认为自己的自杀毫无意义了,就会停止这种行为。”

我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高瘦男生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又说:“玉龙雪山,不是什么殉情的地方,它是滇南的一处圣地,是承载着许多美丽传说的地方。这里不是坟场、更不该是他们自以为是轻贱生命的地方……我们只是不想让更多人来玷污这里而已。”

我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7、

我在云南逗留的时间很短。

我本想在这里多呆几天,但却还是选择了放弃。

秋颜的事情,让我感觉很不好,我不想再看见关于“自杀、死亡”的字眼。

而这个美丽的地方,却给了我这样一种奇怪的气息。

不过还好,在我离开的列车上,我确定了秋颜是安全的,她应该是已经被父母接回家了。

列车上,我收到了她报平安的信息,并告诉我说,她谢谢我的照顾,也谢谢我,没有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

“要不,你做我男朋友吧。”

精彩评论

《追风者》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婚恋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婚恋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陈双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