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盛世之侯爷难求》盛世嫡女难求小说 大结局 盛世之侯爷难求耽美

盛世之侯爷难求

《盛世之侯爷难求》

斑蛰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崔岩,崔二 阅文集团

《盛世之侯爷难求》作者:斑蛰,古代言情类型网文,主线角色:崔岩,崔二,本故事精彩内容试看:庭秋月这才反应过来人家刚刚死了大哥,面带歉意道:“不好意思,二公子节哀,还请崔大人保重身体才好。”“多谢庭世子关心,父亲他……哎。”崔岩摇了摇头,满脸哀色。方才顾无言一直都没有说话,因她不怎么喜欢跟陌

944次点击 更新:2020-03-24 08:58:22

免费阅读
《盛世之侯爷难求》作者:斑蛰,古代言情类型网文,主线角色:崔岩,崔二,本故事精彩内容试看:庭秋月这才反应过来人家刚刚死了大哥,面带歉意道:“不好意思,二公子节哀,还请崔大人保重身体才好。”“多谢庭世子关心,父亲他……哎。”崔岩摇了摇头,满脸哀色。方才顾无言一直都没有说话,因她不怎么喜欢跟陌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庭秋月这才反应过来人家刚刚死了大哥,面带歉意道:“不好意思,二公子节哀,还请崔大人保重身体才好。”

“多谢庭世子关心,父亲他……哎。”崔岩摇了摇头,满脸哀色。

方才顾无言一直都没有说话,因她不怎么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可此时却突然开口问道:“二公子是崔府庶子?”

“无言?”庭秋月一愣,没有想到顾无言会突然问这种问题。

在大延嫡庶尊卑等级划分虽然没有西周那么严格,但也很少会有人大大咧咧地就问出口,着实有些不礼貌。

而顾无言平时虽不苟言笑,但知道轻重,情商不低,像现在这样当街问一个人是不是家中庶子的情况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果然崔岩闻言表情出现了一瞬间地呆滞,但出于自己与顾无言身份相差实在太过悬殊,只得压下心中的不快点了点头道:“是,我生母并非崔府嫡母。”

“喔。”庭秋月还等着顾无言说旁的话呢,谁知她只是应了一声便又靠了回去,半点不给崔二面子。

庭秋月尴尬地朝崔岩点了点头:“崔大人身体不适,二公子只怕要多多操劳了。我们也不打扰二公子了,先走了。”

“二位世子慢走。”庭秋月这么客气,崔岩只得频频点头示意。

见侯府的马车渐行渐远,崔二抱着怀中奠仪物品地手慢慢握紧了。

玄武坊中,原本当属晚上才热闹的街市此刻也没有多冷清。

忠义侯府的马车悠悠扬扬停在一座雕梁画栋的楼子面前,门口小厮立刻识趣地上前摆上锦垫脚踏,等待着马车里的贵人下车。

车内传来一个清冷又迟疑地声音:“你说要带我来的好地方,就是这儿?”

另一个声音谄媚接道:“不然还是哪儿?无言害羞什么,大家都是大男人的,难道哥们儿还会害了你不成?”

紧接着一个身穿锦绣华服的年轻人便拉扯着另一个样貌不凡的年轻人下了马车,后头还跟着一个满脸红通好奇不已的小厮。

小厮见状眼前一亮:“这不是庭世子吗,好些日子没见您了,快快里面请!”

庭世子身边那年轻人穿着黑底金边的朝服,衣服上还绣着一只活灵活现的猛虎。小厮脑子转的快,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是谁,连忙赔笑:“原来庭世子今日还请来一位贵人,二位快请,奴才这就去喊云月姑娘。”

顾无言无奈又沉默地抬起头,那块金雕玉砌的匾额上写着“春华浓”三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庭秋月是这春楼常客,有自己专属包场的房间,在顶楼分辟出来的阁楼里,安静优雅,内置琴棋,附庸风雅。

因着楼高,打开窗户便能远眺整个玄武坊,还能远远地看到护城河,风景宜人。

不说这是个什么奇怪的地方,单看这风景着实是不错的。

见顾无言面无表情地抄着手坐在茶几边上,庭秋月无奈道:“你这么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干什么?我只是带你来散散心玩乐玩乐,又没有喊你白昼宣淫,你紧张个什么劲儿?”庭秋月没什么心眼,单纯又好玩,早就将刚刚路上碰到的崔二忘到十万八千里去了。

顾无言见他没心没肺地让小厮招呼两个姑娘上来,掀唇冷笑道:“到秦楼楚馆来不喧淫,难道还吟诗作对对月弹琴不成?”更别提现在是大白天,哪来的月让他对?

这么想着,顾无言便站起身来:“你自个儿慢慢玩,我走了。”

“诶诶诶!”庭秋月一急,“你走什么呀,几年没回京了你都不知道京中有什么好玩的,兄弟带你见识见识还有错了?”他想了想换了一张委屈巴巴地脸来,“母亲不喜欢我到这种地方来,晚上更是不放我出门,我只能将你推出来白天带你来了!母亲最喜欢你了,知道你不会胡来,你就不能为了哥们儿牺牲一会儿?我发誓,我真的不干什么龌龊的事!”

他的红粉知己云月姑娘都几个月没见到他了,肯定想都想死了!

见顾无言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面瘫脸,庭秋月下狠话道:“哎我说,你这么害怕,不会你到现在还是个……嗯?”他一双招子在顾无言腰下腿上地部分瞟了瞟,笑的十分揶揄。“听说北域那边全是膀大腰圆地糙老娘们,你都没见过温声细语的娇软姑娘吧?”

“……”顾无言忍着想给他一拳地冲动,复又坐下,没好气道:“北域那边当然也有漂亮姑娘,与南边各有风情。”

更别说北胡那边的胡姬了,就连顾无言这个……都觉得那些姑娘们美的十分有特色。

只是自己到底不是真的带把儿的,再美难道她还能存什么旖念不成?

军中不得狎妓,将士们偶有需要发泄的多只能趁着休沐日去城中青楼转上一回,每逢那时有人想带她一起去,她都是拒绝的。

顾无言想着,郁闷地提杯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这不就完了么!”庭秋月翻了个白眼,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桌上酒杯,没好意思跟顾无言说这儿的酒都是助兴用的,虽说不严重,但喝了也不至于什么事都没有……他心想一会儿要真出了事,大不了就给兄弟叫两个姑娘就完事儿了。他轻咳了咳道:“我当真没存什么坏心思,只是想着带你闹上一闹,换换心情。你别小看了春华浓的姑娘,清倌也不少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多少文人墨客都喜欢来这儿散心。”

顾无言没什么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坦言道:“难怪古往今来多有诗词写的是佳人伶妓,少有写深门贵妇的,只因这些个文人平日里对着最多地便是这些姑娘们了。”

“谁说不是呢!”庭秋月赞同的点头。

正说着,庭秋月的知己云月姑娘便带着另一个容貌不俗地姑娘进来了。

小厮那双眼睛看人准的很,知顾无言这样的定不喜欢那些个庸脂俗粉,故安排来的姑娘都是气质清冷高高在上目不斜视的。

顾无言顿觉一个头两个大,看着庭秋月熟稔地牵过云月姑娘的小手就要拉着她去弹琴的样子心头发毛。

她僵坐在原地撑着下巴,面上不显,只淡淡地对那高冷姑娘点了点头。

精彩评论

这本《盛世之侯爷难求》算不上是一本好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斑蛰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