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遗世风情》从遮天开始吞噬 全文阅读 遗世风情完整版免费阅读

遗世风情

《遗世风情》

客悠然 著

连载中 现实 马福旺,麻木 阅文集团

主线角色叫马福旺,麻木的作品是《遗世风情》,它是作者客悠然创作的一本现实创作,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马常兴背着一大包棉花快步赶回家中,看到父亲和母亲都站在院中的树荫下。大哥马福旺手里正拿着一大块儿油饼,在旁边大吃特吃着。这时马常兴有些惊异的发现,当父母看见自己回来以后,脸上竟然一下子露出了少有的温柔

49次点击 更新:2020-02-18 19:05:24

免费阅读
主线角色叫马福旺,麻木的作品是《遗世风情》,它是作者客悠然创作的一本现实创作,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马常兴背着一大包棉花快步赶回家中,看到父亲和母亲都站在院中的树荫下。大哥马福旺手里正拿着一大块儿油饼,在旁边大吃特吃着。这时马常兴有些惊异的发现,当父母看见自己回来以后,脸上竟然一下子露出了少有的温柔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马常兴背着一大包棉花快步赶回家中,看到父亲和母亲都站在院中的树荫下。

大哥马福旺手里正拿着一大块儿油饼,在旁边大吃特吃着。

这时马常兴有些惊异的发现,当父母看见自己回来以后,脸上竟然一下子露出了少有的温柔和善笑容。

只听母亲悠然欣喜的问道:“你们都回来了?”

“嗯。”马常兴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然后只见庚辰和悠然都向马常兴的身后望去。

庚辰也用带着笑声的嗓音问道:“你二姑呢?你二姑还在后边吗?”

马常兴有些诧异的失声问道:“我二姑?”

“对呀!你二姑不是和你一块儿摘棉花了吗?”

马常兴此时才明白父母为什么笑的那么和善!

原来并不是因为自己加空儿干了活儿!

一边准备着卸自己后背的棉花包,一边失望的问道:“你们在家里怎么就知道了?”

“后院你康叔在路上碰到你二姑了,他知道你二姑要去咱家地里和你一块儿摘棉花,回来告诉我们的。我在家还特意为你们烙了油饼呢!你二姑呢?不会是你没有礼让你二姑来咱家吃饭吧!你二姑给咱家干了活儿,你怎么连这点儿心眼儿都没有呢!你傻不傻呀你!?”

悠然不见二妮儿和儿子一块儿回来,话说到一半儿,想到有可能是儿子没有礼让他二姑,就一下子翻了脸开口责骂道。

“我怎么会知道你专门给我二姑做了好饭呢?”

“你还敢顶嘴了你……你……”

庚辰正帮着儿子从身上卸下包袱来,听了老婆悠然的话,不禁眉头一皱,脸也黑了下来。瞪着眼骂道:“你个没用的东西!赶紧去你奶家请你二姑去。请不到你二姑来咱家,你今天就别想吃饭了!”

“你们自己不能去吗?我已经饿的不行了!”

“饿了也不行!你二姑心疼你,只有你去请她,你二姑才有可能来。这么多年你二姑都没有蹬过咱家的门边子,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不懂得趁着你二姑高兴,把她请回家来。你个不知道好歹,没良心又没有用的东西!”

“你现在还知道个饿?等你不饿了,你二姑也早就吃过你奶奶家里的饭了。在地里摘完棉花,你就该招呼你二姑直接回咱家来,你个不懂事儿的小崽子。你倒是赶紧的去叫你二姑啊!”悠然跺着脚着急地说道。

庚辰听了也赶紧在马常兴后脑上推了一掌:“对,对,去晚了你二姑就吃过饭了,你给我赶紧去!”

马常兴被推得一个趔趄,看着还要作势上前推打自己的父亲,不知道父母这又是怎么了?又累又饿的马常兴呆在原地,忍不住的流了眼泪。

“快去!”

庚辰的一声暴呵,吓的经常被父母冷眼对待的马常兴“哇”的一声大哭,下意识的转身向门外逃去。

“不许哭!如果你去的晚了,你二姑吃过了饭,你也就等着挨饿吧!”

身后又传来母亲悠然的一声呵骂。

“唉!怎么你就教养出这么一个不懂事儿的孩子?!”

……

距离上课时间已经不多了的马常兴,只得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急匆匆地又向奶奶家里赶去。

……

此时二妮儿在田间地头儿坐了一会儿,等自己的情绪彻底平复下来以后,才快步走回了家中。

辛花见女儿回来了,就笑着问道:“这么快你就回来啦!帮着倒霉蛋儿摘完棉花了?”

“嗯!”

辛花见二妮儿情绪有些不对,心思一转又问道:“你大哥大嫂没有礼让你到他们家里去吃饭?”

见二妮儿不搭腔就开口骂道:“这两个不知道好歹的东西!简直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回头又对二妮儿说道:“我还以为你不回来吃饭了呢!看这事儿弄得,我也没有给你留着,这……这……我这就给你做去。”

梓辰和吴月英两个人听见了,气呼呼的也从屋里出来,一个说道:“我让你别管他们你不听,这回你知道大哥和大嫂的为人了吧!”

一个说道:“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让你以后心里还记挂着他们!”

“大哥大嫂又不知道我去地里给他们帮忙了,那孩子已经让了,是我自己不想去。”

说罢只顾着自己去打水洗脸。

辛花“唉!”了一声,张罗着去给女儿做饭。

这时侯马常兴进了奶奶家里的门。

看到二妮儿正在院里洗着手和脸,连忙说道:“二姑,我爹和我娘让你去我家吃饭,他们让我来请你回家去呢!”

“你这孩子,我不是告诉你我不去你家吃饭了吗?怎么又过来了?你不着急上学啊?”

马常兴刚刚强收起的泪水,立马的又流了出来,抽噎着说道:“我……我爹娘说……说了,你不跟我……回……回去,我今天就……就没有饭……饭吃。”

辛花从屋里出来讽刺道:“就你爹和你娘那样,他们还有这份心?”

“是挺稀罕的!你娘让你来叫你二姑,你娘给你二姑做了什么好吃的?”

梓辰虽然对大哥积怨颇多,但毕竟是亲大哥。在梓辰心中更加恼恨嫂子悠然,这几年“好吃懒做”的都顾不上好好地照顾自己的大哥了!

而马常兴又一心的帮着大嫂悠然,整天只知道自己傻做苦干!

梓辰即同情马常兴,又痛恨他不够圆滑,只会一味顺从了自己不待见的大嫂悠然。

梓辰对这个侄子的感情是复杂的,鄙视多过认同。

他永远也不会意识到,马常兴之所以会有如此境遇,其中也是有他一部分的原因。

可他和大多数人一样,更不懂得马常兴做为一个儿子,在父母近乎发狂变态的强行管制之下,虽然心中不甘,却又无能为力的那一份无奈。

和其他的乡亲一样,梓辰也觉得是马常兴生来智商就有问题,不知道反抗只会顺从。

而庚辰一见到自己的这个儿子,就会联想起老是跟自己过不去的那两个弟弟。因为厌烦他们的所作所为,所以也就怕自己的这个儿子长大了,会像两个弟弟一样,不懂得尊敬了大哥。就不由得想对马常兴严加管教。

久而久之,在庚辰心里形成了一个怪圈,由不喜欢两个弟弟而不待见儿子马常兴,看见儿子马常兴就不由自主的会回想起,自己和两个弟弟之间的烦心事儿,因为心烦就更加的不喜马常兴。

仿佛马常兴就是他的那两个一直不懂得维护兄弟情义,经常冷眼嘲讽他的令人可恨的弟弟一样

悠然也是因为不喜欢经常排挤自己的小叔子和小姑子的原因。又受到了老公庚辰的影响,更加严厉地苛求着马常兴的行为举止。对马常兴的经常性呵骂,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习惯,逐渐地无视了儿子马常兴的心理感受。

可是马常兴毕竟是他们的小儿子,每当他们偶尔意识到自己可能伤害了马常兴。看到儿子委屈的小模样,就又会怜悯的去稍稍安慰一下马常兴。

致使马常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自己应该怎么做,才会达到父母的满意?慢慢地让马常兴的内心和他本身形成了一个矛盾体。常常弄不明白一件事,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去做,才是对的!

此时马常兴听见叔叔问自己,连忙哽咽着回答道:“烙……烙油饼。”

“你回家去告诉你爹娘吧!就说我在你奶奶家已经吃了饭了,我就不过去了。”二妮儿犹豫了一下,还是这样说道。

“您……您不……去……去我就没……饭吃……。”

吴月英看着抽噎的快说不成话的马常兴,心中也有些不忍。就劝二妮儿道:“二姐呀!我看你还是去吧!别让孩子太为难了。”

“嗯!二姐去吧!你给大哥家干了活儿,何况他们还让倒霉蛋儿过来请你来了。这样还不用麻烦娘再给你重做,要我说你还是去吧!”

二妮儿听了弟弟和弟妹的话,看了看哭泣的已经是一抽一抽的侄子马常兴。

也为了能打开自己的心结,终于不再犹豫,心里想着自己是应该去见见大哥和大嫂了!

二妮儿冲马常兴点点头,赶紧洗了手脸接过兄弟梓辰递过来的毛巾。

马常兴见姑姑终于同意跟自己回家了,才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心情也开始慢慢地平复下来。

辛花说道:“那你们两个就赶紧走吧!倒霉蛋一会儿还上学呢!”

说罢回身端下了坐在炉火上的锅。

庚辰和悠然坐在屋里一直注视着院门口。此时见二妮儿随了马常兴进了家,双双满脸带笑地迎了出来。

“二妮儿!”

“哎,大哥、大嫂!一开始孩子让我过来,我让他别告诉你们我来娘家了!你们也真是的,为什么还硬让孩子去叫我。这不是为难孩子吗?”

“这么多年了!如果我亲自去请你,你还是不来,以后我们不是更加难相处了吗?”

“二妮儿呀!先别理你大哥!我和你大哥老早就想着让你来家里坐坐了。可是一直没有个机会!今天你能来,我们都很高兴!快进屋。”悠然拉住二妮儿的手,回头吩咐马常兴道:“快去给你二姑打水洗手去,饭我都给你们盛好了。”

马福旺也过来招呼了一声“二姑”。

“哎!看我大侄子长得帅哩!”

二妮儿又回头对院里喊道:“我在那边院里已经洗了手脸了,不用再洗第二回的。倒霉蛋儿你自己洗洗吧!”

紧跟着又责怪地对着大哥庚辰问道:“既然你们全都在家,干嘛非让倒霉蛋儿一个孩子去地里摘棉花?怎么看不见庸儿呀?”

“我也是刚从地里回来不久。庸儿没有和倒霉蛋儿在一个学校念书。去年他在那个学校没有考上高中,今年就转学复习了。他在他姨姨家住着读书呢!”

庚辰一边说,一边和悠然、马福旺一块把二妮儿让到饭桌前坐下,悠然给二妮儿递过一张儿油饼。

“我知道你来咱家的消息时,已经有些晚了。什么也来不及准备!家里也没有什么好的,就是一口米饭汤和一个炒豆角。后来我才又赶忙烙的油饼!二妮儿你就将就着吃点儿吧!千万别嫌弃昂!”

“嫂子说什么话呢!我这不是到了自己家里了吗?您千万也别跟我客气。”

……

马常兴端着水瓢先“咕咚咕咚”的灌了好几大口的凉水,才让一直枯渴的感觉缓解了一些。

洗了手脸来到屋中,拿起一整张大油饼卷了卷,一边往身上背书包一边有点儿怯怯地对二妮儿说道:“二姑,你们慢慢吃着,我要去学校了。”

“你应该先吃好了饭才去,不吃饭怎么行?”

“我赶时间,路上一边走一边吃就行了。我先走了昂二姑!”

说着跑出了屋子。

“别管他,我们吃饭。”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的悠然劝说了二妮儿一声道。

二妮儿扭头呆呆的看着门外。

“对,别管他,家里的小伢子就是不能惯着养!要不将来不知道个天高地厚的没个出息!我们吃我们的,二妮儿来吃菜。”

……

现实的生活麻木了庚辰,麻木了悠然,同样也麻木了马常兴。他们谁也没有意识到这样有什么不妥。

马常兴依然过着,属于他的令人压抑的生活!

精彩评论

在现实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客悠然)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马福旺,麻木)的肤色,主角(马福旺,麻木)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现实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