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穿越封神榜之我是妲己 NP 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强强

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

《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

贪玩的提莫 著

连载中 玄幻言情 黄雪,孤儿 阅文集团

《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是贪玩的提莫墨下的一本玄幻言情网络小说,情节芬芳复杂,文笔惟妙惟肖,实力推荐。《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精彩片段预览 荣华宫内,商王与黄雪说笑着进入房间,身后跟着脸上如丧考妣的焦方,虽然他并没有真的被商王杀掉,但心情也跟被杀了差不了太多了。商王与黄雪各自落座,自有春分端上了茶水。商王喝了口茶,道:“妲己,还是你这里有

690次点击 更新:2020-02-17 17:20:40

免费阅读
《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是贪玩的提莫墨下的一本玄幻言情网络小说,情节芬芳复杂,文笔惟妙惟肖,实力推荐。《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精彩片段预览 荣华宫内,商王与黄雪说笑着进入房间,身后跟着脸上如丧考妣的焦方,虽然他并没有真的被商王杀掉,但心情也跟被杀了差不了太多了。商王与黄雪各自落座,自有春分端上了茶水。商王喝了口茶,道:“妲己,还是你这里有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荣华宫内,商王与黄雪说笑着进入房间,身后跟着脸上如丧考妣的焦方,虽然他并没有真的被商王杀掉,但心情也跟被杀了差不了太多了。

商王与黄雪各自落座,自有春分端上了茶水。商王喝了口茶,道:“妲己,还是你这里有趣,说起来,自朕登上王位以来,还第一次玩耍得这般愉快,便如回到儿时一般。”说着,声音里已然有了些怅然。

黄雪今日也是玩得甚是尽兴,闻言便道:“大王,您心系天下,朝堂之上事务繁杂,下朝之后,便应多多玩耍放松,方才对身体有好处。臣妾觉得,张弛有序,劳逸结合,方是养生之道。大王,您把自己绷得太紧了。”

商王感叹道:“你这番话本是极有道理的,不过如今这朝中局势,却不是朕说放松就可以放松的啊。”

黄雪奇道:“大王,可是朝中又出了什么大事?”

商王道:“还不是宰相商容之事?说起来,此事倒与你也有些关系,便讲给你听听。咱们当日定下的脱衣检查的计策,这商容便大闹朝堂,想要辞官。朕本已准了他的辞官,他却又不想走了,还找了许多大臣前来说项,让朕实在有些头疼。”

黄雪忙道:“大王恕罪,都怪臣妾当日提出的计策思虑太浅。”

商王摆了摆手道:“妲己你何罪之有?当日的计策,可是朕和王叔、武成王都商量过的,自然怪不到你的头上。再说了,商容这等恃宠而骄的老臣,即便没有此事,朕这里本也是容不得他了。而且,他身为一朝宰相,却实在是和东伯侯府还有东宫那里走得太近了,着实让朕有些不安啊。”

黄雪听到谈话涉及到了宰相、东伯侯和王后,便不敢再插言,只是道:“大王无需烦心,只要多与王叔和几位王兄多多商量,自然会有应对之法。”

商王也自觉有些失言,便道:“今日这般高兴,就莫提那些烦心之事。时辰已经不早了,妲己,今日朕便在你这里用晚膳了,你想吃什么?朕让御膳房现在便去准备。”

说到吃饭,黄雪倒是反而犹豫了。商王问她想吃什么,可事实上,她实在是什么也不想吃。

此时尚在商朝,中国进入文明时代还不久,饮食文化其实是相当的落后。调料种类少不说,烹饪手法还甚是单一,基本主要是水煮。所有的菜式都是少滋没味的,说难吃有些过分,但绝对是减肥加养生。即便是宫中御厨做出的饭菜,虽然精美了许多,实际也是强不到哪里去。

之前在武成王府,黄雪便经常与天化、黄妍弄些野味,烧烤了来吃。但自从离开了王府,便一直奔波不定,或是事务繁多,许久也不曾弄些东西来犒劳自己的肠胃了。

今日听到商王问自己想吃什么,她心中一动,便道:“大王,不如臣妾今日便请大王吃点新鲜菜式如何?”

商王奇道:“妲己,莫非你还精通烹饪之道,甚至超过宫中的御厨?”

黄雪神秘一笑,道:“大王你且稍候,臣妾去去就来。”

说罢,她带着春分来到荣华宫的厨房,命御厨取了两只活鸡,杀了洗剥干净,清出内脏,塞入一些葱姜。然后,她令春分去宫外找了两片荷叶,将鸡包好,裹上泥土,埋入宫里花园的泥土中。最后,她让侍官取来了些柴禾,在埋鸡的地方点起一堆篝火。

没有错,她想请商王吃的,便是后世的一道名菜——叫花鸡。

这叫花鸡她前世年少时在农村也做过几次,主要是烹饪方式简单,需要的调料也少,此时在王宫做起来却是正合适。不过,请天子吃饭,吃的却是叫花鸡,实在是有些恶趣味在里面。

商王再殿内喝茶等候,却见黄雪在花园中放起火来,顿时有些狐疑,走出门外对黄雪道:“妲己,你这便是在烹饪吗?这是在烹饪何物?怎的在花园中生火,不在厨房里烹饪?”

黄雪道:“大王且容臣妾卖个关子,待得火焰熄灭,自然有美味献与大王。”

商王点点头,便不再多问。只要黄雪愿意,便是随她了,此时天色还早,宫里尚有许多人在,自然也不怕失火。

这把火一直烧了一个多时辰,一直烧得商王饥肠辘辘,方才缓缓熄灭。

商王看到黄雪命人移开篝火,挖出了两个被烧硬了的泥疙瘩献了上来,奇道:“妲己,这是何意?”

黄雪微微一笑,在外面取了块石头,两下便将泥疙瘩砸开,露出了里面被荷叶包裹的鸡肉。顿时,整个殿内一股带着清香的肉味扑鼻而来。

黄雪撕下一块鸡腿,递给商王请他品尝。商王刚吃了一口,便惊道:“如此美味,朕从未吃过,此菜唤作何名?你从何处学来的?”

叫花鸡这种名字当然不能让商王知道,黄雪略一思索,便道:“回大王,此菜唤作‘富贵鸡’,臣妾从一个老厨口中知道的,不想今日一试,果然美味异常。”

商王大喜,便让黄雪一同享用,还赐了些给焦方,吃得众人都是满嘴流油。

用过晚膳,商王与黄雪喝着茶说了会话,时间便已到了亥时。

看商王此时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黄雪心中便开始有些紧张,话也慢慢少了下来,半天,终于忍不住道:“大王,时候不早了,您可要回去安歇了?”

商王淡淡一笑道:“朕不打算回去了,今日便住在这里吧。”

黄雪闻言更加紧张,虽然进宫的那一天便知道这件事早晚要发生,还有之前梦中的经历,但此时此刻,她还是本能地想再逃避。沉默了片刻,她说:“大王,今日下午摔了好几跤,现在还觉得背上有些酸痛,怕侍奉不好大王......不如今日大王先去别处休息,等臣妾改日身体好了,再侍奉大王。”

黄雪的窘态商王又怎能看不到,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走近她道:“背上摔伤了吗?那朕可要看看,到底严重不严重。”

黄雪闻言,脸色已是通红,将头低垂到了胸口,口中喃喃道:“大王,不必了,臣妾......”话还没说完,商王已是一把将她抱起,便扔在了床榻之上,她刚刚惊呼一声,便被堵住了双唇。

过了许久,唇分,黄雪兀自喘着粗气,商王道:“对了,朕看你今日摔得严重,想必腿上也有伤势,不如朕也帮你看看。”

黄雪惊道:“大王,不必了......”

嗤啦,不等她说完,便是布帛撕裂之声,接着帐幔摇曳,不足为外人所道。

荣华宫主殿外,一直侍立于门口的焦方听到屋内的声音,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转身离去了。

次日一早,黄雪从睡梦中惊醒,尚不及睁眼,一摸身边,早已没了人影,顿时心中悚然一惊,忙睁开眼支起了身子。却见商王此时已穿戴整齐,看到她醒来,笑道:“妲己,怎的不多睡一会?朕先去上朝了,一会让人送来些金丝燕窝羹,给你滋补滋补。”

黄雪低声道了声:“谢大王。”商王便转身离去了。

黄雪本想起床,但只觉得浑身乏力,想起昨夜的事,顿时面红耳赤,躺回床上,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巳时两刻,刚起来穿好衣服,便见到小侍女春分在门口探进了脑袋。见到黄雪起来了,她方才端着一碗燕窝走了进来,道:“娘娘,您起来了,快些先喝吧,都热了三次了。”

黄雪见了春分,仍是有些羞涩,便不多说,仰头将燕窝喝了。

春分有些艳羡地道:“娘娘,大王对您真好啊,一早便让人送了燕窝来,嘱咐您一起来便喝了。”

黄雪红着脸点点头,道:“大王一向对人都是很好的。”

春分笑道:“哪有啊,大王只是对娘娘好,您看昨天您晕倒了,大王发起火来,差点把奴婢吓死。”

黄雪闻言,略带些歉意地道:“昨天都是我不好,害得你们差点被大王惩罚。”

春分忙道:“娘娘您可千万别这样说,真是折煞奴婢了。奴婢本来就是孤儿,五岁便被苏管家收做养女,若不是老爷、夫人和苏管家的照顾,奴婢早就不知死在哪里了。莫说为娘娘挨顿打,便是为娘娘死了,奴婢也绝不敢怪娘娘的不是。”

黄雪闻言叹道:“原来你也曾是孤儿?”却是想起了当日梅伯府中那百名孤儿家丁。

春分道:“娘娘自然不知道,不但奴婢曾是孤儿,苏府中许多人都是孤儿。这年头孤儿本就最多,也是最可怜,还是奴婢命好,才能遇到苏家。”

黄雪心中感叹,难怪梅伯府中下人肯效死命,想必都是和春分一般想法。她打算回头打听一下那些下人的去处,都是些可怜人,可莫要当真被当成叛逆砍了脑袋才好。

此时,商王正无聊地坐在九间殿的宝座上,听着下面大臣们的争吵,还是宰相商容的事,实在让人打不起精神,思绪却已飞到了昨夜那美人的身上。

与此同时,东宫姜王后的宫殿内,迎来了一位神秘的访客。如果黄雪此时看到那人,一定会大吃一惊,此人乃是她的老熟人,当日磨盘山三圣洞内的白衣女妖,红衣狐狸精胡娇媚的妹妹。

白衣女妖对着姜王后盈盈拜下,口中道:“奴婢胡玉媚拜见王后娘娘。”

精彩评论

贪玩的提莫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玄幻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贪玩的提莫自传意味的《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