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汉当更强》沧元图 Mary 汉当更强完整版在线阅读

汉当更强

《汉当更强》

吴老狼 著

连载中 历史 项康,项伯 阅文集团

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汉当更强》的网络创作,是作者吴老狼新出的历史网络故事,作品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耐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有没有必要去救项伯这个项家败类?要不要利用这个机会,借别人的手干掉项伯这个项家败类?”强行把招呼自家兄弟回头的话咽回肚子里后,项康飞快的盘算,琢磨是否应该故意见死不救,借别人的手干掉项伯这个吃里爬外

915次点击 更新:2020-02-16 12:15:29

免费阅读
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汉当更强》的网络创作,是作者吴老狼新出的历史网络故事,作品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耐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有没有必要去救项伯这个项家败类?要不要利用这个机会,借别人的手干掉项伯这个项家败类?”强行把招呼自家兄弟回头的话咽回肚子里后,项康飞快的盘算,琢磨是否应该故意见死不救,借别人的手干掉项伯这个吃里爬外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有没有必要去救项伯这个项家败类?要不要利用这个机会,借别人的手干掉项伯这个项家败类?”

强行把招呼自家兄弟回头的话咽回肚子里后,项康飞快的盘算,琢磨是否应该故意见死不救,借别人的手干掉项伯这个吃里爬外恶劣程度在全中国历史上都排得上号的项家败类,然而仔细权衡之下,项康却又发现自己不能这么做,还是得回去看一看预防万一。

“不行,必须得回去。如果昨天晚上真有人暗中跟着我们,这会又去了追杀落单项伯,如果真的把项伯一刀干掉倒是好,可如果他们把项伯生擒活捉,那可就麻烦了。到时候项伯的嘴巴如果不严,把我们昨天晚上和他见面的事供了出去,姓单那个右尉肯定会乘机落井下石,把我和项家兄弟拉下水,到时候我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就算项伯嘴巴严不招也麻烦,他毕竟是我名誉上的叔父,他被凌县的官差抓了,三叔母肯定会求我想办法救他,项家这帮亡命徒也有可能铤而走险,杀人劫狱劫法场去救项伯,到时候不管能不能救出人,项家兄弟都得元气大伤,搞不好还会牵连上我,对我也不利。所以得救,不能让项伯落到凌县官吏的手里。”

盘算到这里,项康拿定主意,赶紧开口招呼住项家兄弟,然后把自己的分析猜测大概说了,项家兄弟听了当然是个个大惊失色,赶紧随着项康掉头,急匆匆的去追可能会遇上危险的项伯。项康则又在路上叮嘱道:“记住,如果真有人在追杀我们三叔,你们谁也不开口和三叔打招呼,千万不能追杀我们三叔的人,知道我们和三叔的关系。”

“为什么?”项睢问道。

“因为我们不敢担保,一定能把追杀三叔的人全部干掉。”项康解释道:“假如真有人去追杀三叔,我们去救三叔的时候,暴露我们和三叔的关系,又没能追杀三叔的人全部干掉,那怕走脱一个,对我们来说都是后患无穷。凌县姓单那个右尉,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收拾我们的机会的。”

“那我们怎么救三叔?”项庄赶紧问道。

“我来想办法。”项康吩咐道:“如果真有人在追杀三叔,你们都别说话,让我出面,我想办法。”

还别说,这段时间来发生的种种事情,已经让项康在项家兄弟中建立了一定威信,也让项家兄弟逐渐把项康当成了主心骨看待,所以听了项康的吩咐后,项家兄弟都没有质疑反对,还纷纷点头表示明白,一边互相叮嘱不能着急暴露身份,一边随着项康匆匆走回头路来追项伯。

铺满了冰雪的道路给项家兄弟的赶路增添了不少麻烦,着急赶路之下,好几个项家兄弟又在路上接连摔交,项康见了也更是担心,知道这样的道路必然会影响到项伯的步行速度,给可能存在的敌人更多追上他的机会。担忧急行间脚下一滑,项康也又一次摔了一交,把从虞家借来的干净衣服弄得尽是脏水泥浆。

还好,雪已停,视线开阔,路怎么都比昨天晚上走夜路好走,急行了一个多小时后,项康和项家兄弟就已经赶到了昨天晚上过夜的小破庙旁边,结果让项康大吃一惊的是,通往下邳方向的雪地上,除了项伯的脚印外,还真的有几行其他人的脚印,项康再仔细一数,发现尾随项伯北上的脚印,竟然还有五人之多!

“有外人的脚印!”

项家子弟中也有其他的精明人,小一辈的项它也跟着发现了有外人的脚印在尾随项伯,项家子弟见了大慌,赶紧又跟着脚印大步北上,跌跌撞撞的追向有可能被人追杀的项伯。

艰难的北行了二十余里,深入到了下邳县境内的时候,又饿又累连早饭都没吃的项家子弟终于远远看到了项伯的人影,结果让项家子弟大惊失色的是,的确有五个拿着刀剑的男子已经前后包围了项伯,大呼小叫的逼迫项伯放下武器投降,项伯则拿着一把剑在负隅顽抗,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见情况不妙,项康再次叮嘱自家兄弟不许开口和项伯打招呼,一边飞快盘算着对策,一边领着项家子弟飞奔上前,而在跑到了距离项伯的百步之内时,十分擅长机变的项康也已经想出了注意,张开口大喊道:“你们干什么?你们五个人打一个人干什么?是不是强盗打劫?先生别怕,我们来救你了!”

大喊完了,项康又降低音量,冲项家子弟吩咐道:“装着不认识三叔,装着以为那五个人是强盗!暴秦有法律规定,百步之内见到盗匪行劫伤人,不上去阻止要罚两甲,我们用这个借口去救三叔,拦住那些人给三叔逃命的机会。”

“好主意!”钦佩项康急智的同时,项庄也扯开了自己的大嗓门,大喊道:“先生莫怕,我们来救你了!狗强盗,放开那位先生!不然老子一剑劈了你们!”

“狗强盗,放开那位先生!我们来了!”

拔出刀剑大呼小叫着冲到近前,项庄和项冠等项家好手二话不说,抡起刀剑就往包围项伯那几个人身上招呼,那几个男子魂飞魄散,赶紧躲闪着大喊道:“不要误会!我们是颜集亭的亭卒,我们是在抓强盗,你们不要误会!”

“二尺版拿出来!”项康拿着周县令送的秦长剑威风凛凛,厉声冲那几个颜集亭的亭卒喝道:“你们是亭卒,把二尺版拿出来!不然你们就是强盗!”

“二尺版在我这里。”

一个拿剑男子赶紧去拔插在腰间的二尺版,想举起来证明自己的身份,而旁边的项伯也还算没傻到家,撒腿就已经冲向了下邳的方向,那拿剑男子慌忙呼喝道:“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站住,不准追!”项康大吼道:“把这几个强盗拦住,先看他们有没有二尺版!”

不用项康吩咐,项庄和项悍等人早已举刀横剑把那几个男子拦住,给项伯争取逃跑的机会,项康则再次要求那些男子出示二尺版,那拿剑男子无奈,只能是举起刚从腰间拔出来的二尺版,冲项康喝道:“看到没有?我是凌县颜集亭的求盗张婴,依法办案!马上给我让开,让强盗跑了,你们就得和强盗同罪!”

“凌县颜集亭的求盗?”项康故意露出惊讶神色,问道:“这里是下邳,你们凌县的官差,怎么跑到下邳来抓人?”

“要你管!”那亭佐红着眼睛吼道:“马上叫你的人让开,不然我们把你们拿下!”

“不行!先把你的二尺版和符传(身份证)拿给我看,我要检查你的身份!”项康振振有辞的说道:“大秦律,百步之内见到盗匪行劫伤人,不阻拦是犯罪,要罚两幅铠甲,我不想吃官司!”

因为秦朝真有这么一条法律的缘故,那个叫做张婴的亭佐也没有多余选择,只能是出示了自己的符传和二尺版,然而让那张婴气歪鼻子的是,项康装模作样的细看了二尺版后,又指着二尺版说道:“二尺版上的字,怎么这么模糊?会不会是你拿假的骗我?”

仔细一看自己手里的二尺版,见上面的字迹确实有些模糊,那张婴细一回忆才说道:“是被雪水打湿的,昨天晚上,我们跟踪了那强盗大半个晚上……,啊!你们?!”

说到了这里,那张婴突然醒悟了过来,忙指着项康大吼道:“是你们!昨天晚上,就是你们和那个强盗在一起!”

“放屁!”项康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匹夫少放屁,昨天晚上我们和什么强盗在一起?和那个强盗在一起?你把证据拿出来,不然老子告你诬告!”

“你们……。”张婴什么都明白了,再回头一看时,见项伯已经逃得人影都快要消失,张婴顿时大怒,咆哮道:“匹夫!你们是故意拦住我们,帮那个强盗逃命!马上给我让开,不然我们抓你们去治罪!”

“你凭什么抓我们?”项康继续东扯西拉,说道:“我们犯了什么罪?我们是怀疑你们是强盗,想要行劫伤人,是依照大秦律见义勇为,你们有什么资格和理由抓我们?”

“少废话,滚开!”张婴恼羞成怒的大吼道:“再阻拦我们官差办案,我们马上可以把你们拿下!”

瞟了一眼,见项伯已经逃远,项康这才向项家子弟吩咐道:“让开,他们的二尺版可能是真的,我们不能违法。”

同样是瞟见项伯已经逃远,项家子弟这才纷纷让开道路,张婴领着那几个亭卒赶紧去追赶,项康一甩头,又领着项家子弟追上,张婴回头看见有些担心,忙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帮你们抓强盗!”项康回答得理直气壮,说道:“刚才我们是在百步之内遇见强盗,依照大秦法律,必须要追拿,不然我们就得吃官司!”

“不需要!”那张婴怒吼道:“都给我回去,不用你们帮倒忙。”

项康懒得再搭理他,领着项家子弟只是紧紧尾随,结果这点也坑苦了张婴等五名颜集亭的亭卒,无论如何都得防着项康等人突然动手发难,随时得注意背后,脚步自然不快,前面的江湖老麻雀项伯则是脚步轻快,很快就钻进了一片茂密的树林,消失在了密林深处,张婴等人大呼小叫着追进树林,项康也这才伸手拦住了项家兄弟,说道:“别追了,进去容易跑散,在这里等着,三叔能直接跑掉最好,如果跑不掉,我们再想办法救他。”

生了堆火在树林外等着,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张婴等人垂头丧气的从树林里出来,张口就冲着项康等人大吼大叫,责怪项康等人故意阻拦他们追捕强盗,要求项康等人跟他回颜集亭接受审讯,项康则笑嘻嘻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是下相县侍岭亭的人,按照大秦律法,你怀疑我们是故意纵盗逃亡可以,想审问我们也可以,不过你们得到侍岭亭去找那里的亭长,让他把我们叫到亭舍问话,我们在侍岭亭随时恭候。”

“大秦法律里,有这么一条吗?”

张婴还在回忆大秦法律的时候,项康早已向项家子弟们一挥手,笑嘻嘻的说道:“弟兄们,休息够了,走,回家了。”

“站住,别跑!”

“风紧!扯呼!”

张婴还想阻拦,项康却大喊一声撒腿就跑,项家兄弟虽然不明白项康在说什么,却全都是紧紧跟上项康,又饿又累的张婴等人奋力追赶,却又如何追得上已经休息了一段时间恢复了一定体力的项家子弟?最后眼睁睁的看着项家子弟大笑着消失在了道路远处后,张婴也只好冲着项家子弟的背影咆哮道:“好!你们等着,等我去侍岭亭找你们算帐!我看你们怎么跑!”

精彩评论

吴老狼算是历史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汉当更强》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项康,项伯)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历史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