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谋明天下》名未汉之魄词笔阁 419 谋明天下kuso

谋明天下

《谋明天下》

风中的失落 著

连载中 历史 徐孚远,贺逢圣 阅文集团

《谋明天下》由网络作家风中的失落所著,终于迎来了扣人心弦的大结局,徐孚远,贺逢圣这两位光环人物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韵味无穷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得到贺逢圣的赏识,甚至结为忘年交,这是吴宗睿没有想到的,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一脚踏入官场,吴宗睿可谓举目无亲,没有强硬的背景,更没有什么关系,说的不客气一些,面对徐家这样的官绅之家,还要特别注意,弄得

645次点击 更新:2020-02-09 17:22:12

免费阅读
《谋明天下》由网络作家风中的失落所著,终于迎来了扣人心弦的大结局,徐孚远,贺逢圣这两位光环人物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韵味无穷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得到贺逢圣的赏识,甚至结为忘年交,这是吴宗睿没有想到的,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一脚踏入官场,吴宗睿可谓举目无亲,没有强硬的背景,更没有什么关系,说的不客气一些,面对徐家这样的官绅之家,还要特别注意,弄得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得到贺逢圣的赏识,甚至结为忘年交,这是吴宗睿没有想到的,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

一脚踏入官场,吴宗睿可谓举目无亲,没有强硬的背景,更没有什么关系,说的不客气一些,面对徐家这样的官绅之家,还要特别注意,弄得不好就丢掉官帽子。

詹士龙是正三品的应天府府尹,在南京乃至于南直隶一带,有一定的影响力,可放置大明来看,就不算什么了,不管怎么说,顺天府府尹还是地方官,在朝中不可能有多大的影响力,可是贺逢圣就不一样了,虽说目前仅仅是从四品的国子监祭酒,但身份尊贵,前途不凡,而且贺逢圣马上就要进入京城,出任正三品的礼部右侍郎,进入到权力的核心圈。

地方上有詹士龙帮助,京城里面有贺逢圣的支持,吴宗睿接下来的道路顺利很多。

更加关键的一点,贺逢圣对于复社的认识是不错的,徐名时的案子,影响贺逢圣认识的,有复社盟主张溥,还有国子监支持复社的诸多监生,而张溥等人颠倒黑白、避重就轻的做法,误导贺逢圣,可以想象,得知真相的贺逢圣,会如何看待张溥以及复社。

虽说贺逢圣没有表态对复社的态度,但内心肯定存在巨大的不满。

这是复社重大的损失,须知南京国子监祭酒身份贵重,典型的清流,对复社若是支持,就等于是复社拥有了尚方宝剑。

有了贺逢圣的支持,吴宗睿不再担心,准备结案了。

回到府邸,吴宗睿还没有来得及洗漱,门房拿着片子前来禀报,外面有人前来拜访。

“徐孚远,国子监监生,这个名字好熟悉啊,怎么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走向会客厅的时候,吴宗睿拍了一下额头。

“我这是怎么了,居然连徐孚远都没有想起来,徐阶亲弟弟徐陟的曾孙,与陈子龙等人创办了几社,几社并入复社,徐孚远为复社的骨干,徐孚远的名气还不错,大明灭亡之后,一直坚持抗清活动,至死都没有屈服。”

自言自语间,吴宗睿微微摇头,徐孚远前来拜访,肯定是为徐名时的事情。

都是一个家族的人,徐孚远出面说情也算是正常,这世上能够大义灭亲之人太少,吴宗睿自忖都做不到这一点。

“南京国子监监生徐孚远,拜见吴大人。”

“暗公,不用如此客气,这是在家中,随便一些。”

“大、大人知道在下。”

“暗公与陈子龙等人创办几社,倡导文不虚传,载道而行,扬名天下,我怎么会不知道。”

“这个,与大人比较起来,在下惭愧,那日在盛泽归家院,在下也是在场的,大人吟诵出来的诗词,在下日日揣摩,越是诵读,越是觉得不凡。”

吴宗睿笑了笑,自己剽窃的几首诗词,都是千古流传的,不平凡是肯定的。

“暗公今日来,是不是为了家族中徐名时的事情啊。”

徐孚远的脸唰的一下子红了,站起身来,再次的稽首行礼。

“在下今日来拜访大人,的确是为了胞弟徐名时的事情,名时出事之后,在下曾经多方打探,且多次询问名时,名时都辩解遭受冤枉,故而在下气不过,与诸多好友一道,为了名时的事情,四处奔波,前两日恩师贺大人训斥了学生,在下才明白事情的缘由。”

“在下气不过,给家中写信,打算让名时回家去反省,名时的所作所为,已经给家族蒙羞,若是继续纨绔下去,必定给家族带来灾祸。”

“在下今日前来,恳求大人不要从重处罚名时,该要名时赔偿的钱财,在下愿意先拿出来,绝不会耽误时日,该要名时赔礼的,在下督促,盼大人不要削去名时的功名。”

“哦,你听谁说徐名时要被削去功名的。”

徐孚远楞了一下,看着吴宗睿,略微的思索后开口了。

“在下不敢瞒着大人,为了名时的事情,天如兄、淮斗兄和卧子兄等人,时时关心,前几日他们还准备以复社的名义干涉名时的事情,在下极力劝阻,名时的事情,自然有官府来断案,不管名时被冤枉,还是真的胡作非为,都要以官府断案为准。”

“暗公,你的意思是说,复社准备为徐名时的事情鼓与呼吗。”

徐孚远低下头,没有说话。

吴宗睿瞬间明白了,徐孚远今天来,不仅仅是为了徐名时的事情,还有提醒的意思。

应该说,徐孚远今日来,与贺逢圣有莫大的关系,徐孚远与徐名时的关系不一样,在徐名时的事情上面反应激烈一些很正常,贺逢圣得知真相之后,气不过训斥了徐孚远,可能是徐孚远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今天专门来拜访,为徐名时说清的同时,也点到了复社。

作为复社的骨干,作为与张溥等人关系不错的徐孚远,内心肯定向着复社。

贺逢圣训斥徐孚远,这件事情也不简单,至少说明贺逢圣是看好徐孚远的,要不然也不会开口训斥。

既然贺逢圣看好徐孚远,就说明徐孚远的确有可取之处。

想到了这里,吴宗睿看着徐孚远再次开口了。

“暗公,徐名时的案子,我会秉公处置,具体如何的处置,我不能够告知,桌上的东西,你带回去,不要和我说什么第一次来拜访之类的话语,若是没有陈名时的案子,你带来的东西我自然会收下,有些话不用我多说,你应该明白意思。”

徐孚远告辞之后,吴宗睿回到了书房,脸上带着阴云。

复社居然在徐名时的案子上面下工夫,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张溥等人,不管在读书人中间的声誉多高,也就是生员的身份,再说复社也刚刚成立,影响力还没有数年之后的如日中天,毕竟现如今复社之中的成员,绝大部分都是生员,虽说这些生员的背后有数个士大夫家族,但那毕竟是间接的。

徐孚远和徐名时这样的读书人,张溥肯定是极力拉进复社的,毕竟徐家有着不一般的声威,可以直接壮大复社的影响力。

吴宗睿暂时不想与复社发生正面的冲突,以免影响到他做事情,现在看来不行。

明年复社将在南京城再次召开大会,到时候会有无数的读书人云集南京,当然张溥选择的时间还是不错的,明年秋季乡试,凡是有生员功名的读书人,都是要到南京来考试的。

如果等到复社的声势完全壮大起来,吴宗睿的日子恐怕不是那么好过。

翌日一大早,进入到官署,吴宗睿对着一同进来的崔云辉开口了。

“崔大人,陈名时的案子,今日就写好判词,陈名时赔偿蔡家白银一百两,责令起具结悔过,以观后效,判词落今日的日子。”

“大人,判词不要粘贴出去吗。”

“别着急,等上几天的时间。”

申时回家,詹兆恒已经在家中等候。

“月如,有件事情请你帮忙,是有关陈名时的案子,你在国子监帮忙打探一下消息,看看复社和张溥等人对称名时案子是什么看法,他们在暗地里做什么事情,你记住,将打探到的消息,告诉我的同时,也间接的告知你的父亲。”

詹兆恒有些奇怪,开口询问了。

“瑞长兄,张溥他们关心陈名时的案子干什么啊,这是官府的事情。”

“月如,你动动脑子想想,应该明白。”

詹兆恒看了看吴宗睿,恍然大悟。

“不会吧,张溥他们会做这样的事情吗。”

“当然了,我若是没有些许的证据,会让你做这等的事情吗,你记住,调查秘密的进行,不要让张溥等人知晓了。”

两天之后,有关陈名时的案子,传闻出现,传闻陈名时要被削去读书人的功名,发配军中戍边,这个传闻瞬间点燃了某些人的怒火,复社盟主张溥,慷慨激昂的发表了演说,认为陈名时是冤枉的,蔡家耗费了大量的银子,应天府衙袒护上元县衙,各级的官员相互勾结,这是官官相卫。

一时间,街头坊间,乃至于国子监都出现了议论。

吴宗睿再次前往国子监,找到了贺逢圣。

到了第四天,应天府衙关于陈名时案子的判词下来了。

国子监祭酒贺逢圣怒不可遏,在国子监训话的时候,毫不留情的训斥了某些人,而且点名说了复社,本是读书人之间结社探讨学问,却不务正业,干涉朝廷的事宜,这是什么居心,若是有人不安心读书,总是带着龌龊的想法,国子监将要仔细调查,将这些害群之马悉数逐出国子监。

南京的六部和都察院都被惊动了。

南京礼部尚书董其昌,狠狠的训斥了复社,认为复社若是有干涉官府办案的嫌疑,务必要认真查办。

随着陈名时案子影响的扩展,应天府推官吴宗睿与复社张溥之间比赛诗文的事情,也迅速流传出去。

街头坊间再次议论纷纷,这一次被议论的对象,都是张溥等人,认为复社张溥心胸狭窄,有借着复社声势打压吴宗睿的意思。

精彩评论

说实话,开始阅读的时候,真有点看不下去,因为本身对克苏鲁的设定不太熟悉,加之作者(风中的失落)又添加了一些新设定和名词:“迷道”“天玛斯”“铸骨者”等等很影响阅读的顺畅感,本身小说《谋明天下》开始主角(徐孚远,贺逢圣)和女主的性格也令人感到比较纠结和神经质,让我差点错过了这本好书。但是耐心往下看之后,却意外地觉得很带感。随着情节的推进,一副恢弘的奇幻画卷徐徐在我眼中展开,不管是主角(徐孚远,贺逢圣)甚至是某些短暂出场几章就去世的配角,都令人印象深刻。当然问题也有,作者(风中的失落)很多描写过于琐碎,而且完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