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盛世折颜》盛世折颜免费 冰山攻 盛世折颜小顶

盛世折颜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姬颜,沈卫扬 阅文集团

主要角色是姬颜,沈卫扬的新书《盛世折颜》此文是奶酪豆瓣酱新写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成熟稳重情节流光溢彩,绝对是不容错过的经典小说,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姬颜心中无比的畅快,只因为这五千两可是实实在在的抽在了沈府所有人的脸上。想当年,沈家老太爷在祠堂把疾流剑交给她手里的时候,曾经说过,人可以亡,剑不能丢!而现在呢?哈哈哈哈...被他的儿子,拿到了赌坊赌

151次点击 更新:2020-02-04 19:03:14

免费阅读
主要角色是姬颜,沈卫扬的新书《盛世折颜》此文是奶酪豆瓣酱新写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成熟稳重情节流光溢彩,绝对是不容错过的经典小说,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姬颜心中无比的畅快,只因为这五千两可是实实在在的抽在了沈府所有人的脸上。想当年,沈家老太爷在祠堂把疾流剑交给她手里的时候,曾经说过,人可以亡,剑不能丢!而现在呢?哈哈哈哈...被他的儿子,拿到了赌坊赌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姬颜心中无比的畅快,只因为这五千两可是实实在在的抽在了沈府所有人的脸上。

想当年,沈家老太爷在祠堂把疾流剑交给她手里的时候,曾经说过,人可以亡,剑不能丢!

而现在呢?哈哈哈哈...

被他的儿子,拿到了赌坊赌输了,这不是天下最好笑的事情吗?

沈璃脸色瞬间煞白,毫无血色,隐在宽袖下的拳头,攥的死死的。

他在气恼父亲死不悔改的无耻,更是因为外人嘲讽沈家而觉得面上无光。

可是他说的却又让人找不出反驳的地方,只觉得脸上烧的厉害。

“无知小儿,竟然敢笑话沈府,不知死活!”

浑厚的叱骂声由远及近,空气中暴躁的因子,瞬间被点燃。

剑气穿透小头目和沈璃的夹缝,爆裂刺向了姬颜。

高大的身影,腾飞的由上往下,剑力十分霸道。

在场之人无不担心的看向小小的人影,有那胆小的甚至直接惊呼出声,就怕看到血溅当场的人头。

沈璃骤然转身,只见少年面色沉静,眼神锐利。

璀璨的瞳孔,淡漠的静静矗立不动,好像根本不在意已经到了眼前的白色锋芒。

他心惊的伸手想要推开单薄的身体,同时喊道:“二哥,手下留情!”

哪知,本来静立不动的人,乍然暴起,速度与招式的完美结合,衣摆柔软的触感,划过沈璃的指尖,再一次惊了他的心。

赤手空拳的搏击,闪身躲过了白芒。凌厉的掌风顿然的撞向持剑之人的手腕。

沈卫扬眼神一闪,手腕翻转,仓皇的躲开。

可是爆发的姬颜,凌空的一拳,速度之快,力量之猛,如何能躲开,下坠的身体,直直的砸在地上。

所有人都僵住了身体,不敢置信,这个少年,竟然只用了两招就将沈家二公子给打败了。

这怎么可能?

沈卫扬仰躺在地上,只觉得被羞辱的脸火辣辣的烫。

双掌拍在地面,暴起的身体,瞬间弹起,左手脱手而出的锋寒,令姬颜猛然的身体后仰,脚尖轻点,双臂张开往后倒飞出去。

直逼面门的暗器,快如流星。

她脚尖顿住,以此为圆点,身体倾斜的往一侧转动半圈,暗器直接钉在了聚财赌坊的门柱上,发出闷响声。

姬颜并没有停留,而是利用脚尖的惯性,整个人都已倾斜的角度,直接对上红了双眼的沈卫扬。

狠厉的拳头刹时变化为掌,掌尖击中了沈卫扬的右肩膀。

剧痛袭来,令他一时散了力道,手中的剑握不住,便直直的掉落。

姬颜本就下倾的身体,右手顺利的往下捞去,长剑入手,久违的杀意蓬发而出。

后退的沈卫扬远离她四五步的距离,手按在肩膀处,像是极为的痛苦,眉心紧皱。

姬颜早已站直的身体,剑花在手中舞出了铺天盖地之势,最为凌厉的一击,长剑脱手,冲着沈卫扬的眉心刺了出去。

“二哥!”

沈璃惨叫一声,身体却完全被惊吓的定住,动弹不得。

而沈河也是眦眼欲裂还来不及惊叫,那剑就到了沈卫扬的头上。

‘砰’

剑体扎入木头的声音,在这寂静无声的一方之地,显得尤为的清晰。

那悬起的心,还有提起的一口气,都到了嗓子眼,一众人不自觉的憋住了呼吸。

沈卫扬直愣愣的看着姬颜嘴角隐晦的嘲笑,眼睛闪动的是暴风骤雨的耻辱。

众人大喘气的呼出,都在疑惑,明明看到那剑是冲着沈家二公子的眉心去的,一看就是必死无疑的结局。

这怎么最后的时候偏了方向,直接从他的头上穿了过去?

小头目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心里已经更加确定,这个小祖宗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这要是在聚钱赌坊的门口将沈家二公子给杀了,那他的小命也算交代了。

沈璃迈着因为紧张而发麻的腿,艰难的靠近沈卫扬,“二哥,你没事吧?”

沈卫扬没有回话,而是眼神阴戾的直勾勾的看着姬颜已经恢复平静的脸。

他刚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剑稍上带动的是嗜血的杀意,他当时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能动弹,像是被剑气锁住一般。

所有人都有的疑问,他同样也有,他亲眼看着尖锐的剑锋到了自己的眉心,都能感知到那刺疼的寒意,可是接下来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长剑似是弯折的翘了上去,飞过他的头顶在身后炸向,像是在心里炸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坑。

他从未有过的胆怯在这一刻因为眼前自己小看的小子,而心惊胆战。

他像是从战场上下来的杀神,那锁在自己身上的冷凌,透着无限的杀机。他好像随时都能捏死自己。这个恐怖的想法在心中被无限的放大,他沈卫扬从未有过这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沈家,已经败到如此地步了吗?”姬颜嘴角凉涩的一勾,嘲笑的转身,看着沈璃,更是扫向了完全呆滞的沈河,看不清他阴暗的眼中所闪现的是一种可怕的震惊。

沈家剑法,为何会在这个小子的身上看到了!

他年少的时候曾经看到过父亲舞过沈家剑法。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这是那套剑法的最高境界,游龙在天!

为何他会?他到底是什么人?

沈河心中越来越大的困惑,强忍着腹部的疼痛,缓慢的站起身,神情严肃的死死抠住姬颜淡薄的面容。

“你到底是谁?为何会我沈家剑法?”

此话一出,天地皆静,因为刚才的打斗,引来了不少的人。他们没有不认识沈家大爷,沈河。

从他口中竟然听到了这个少年使得是沈家剑法,而无不惊讶。

姬颜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说不清道不明的视线,眼尾一挑,嘴角痞气的勾勒,“沈河,你太瞧得起你沈家剑法了,我刚才使出来的可不是沈家剑法,你莫要将莫须有的罪名扣在我的头上,不然,我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姬颜嘴角的冷笑在说完话之后,整个落了下来,同时冷下来的还有她的表情,瞬间无形的压力扑向了沈河。

他也许是震惊之下,下意识气愤说出来这质问的话。

可是他不会不知,行走江湖,偷盗别人武学,那是被天下人攻坚的对象,是令人不齿的小人行为。

所以他沈河不经大脑的一句话,后续会给姬颜带来怎样的麻烦,不用想也知道。

“不可能!这明明就是龙游在天,我是沈家的嫡长子,怎么会认错自家剑法!”

沈河情绪激动起来,往前走了好几步。

“怎么不可能!难道只有你沈家剑法才能使出此招?那你沈河就不要自语是沈家的嫡长子了,省的让人笑话。”

“你...”沈河被她呛声气得够呛,食指直接就对着姬颜的脸面而来:“偷盗沈家绝学,竟然还大言不惭,小子,我看你活的不耐烦了?”

“沈河!”姬颜爆冽的大喝一声,因为用力可以看清脖颈上凸起的青筋,“你自己眼瞎,便把天下人都算进去!好好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用的到底是不是游龙在天!”

暴起的身体,无人能看清,暗影席卷,流风而动,缥缈的身姿,无人能看清她到底在哪。

当她矗立不动的时候,那把插在柱子中的长剑,已然在她的手中。

长剑直指地上,她眼中的狠裂像是凶兽盯上了猎物,死死的看着沈河。

沈河只觉得自己如坠冰窖,周身寒气往骨髓钻来,波动间的冰冷,令他牙齿打颤,突然生出了后悔之意。

姬颜缓慢的挥动手中的长剑,改变它的方向,剑尖对向了沈河。

那些年痛苦的经历,在她的五脏六腑叫嚣着,所有的戾气冲向了执剑的右手,想要控制她挥剑斩杀眼前一切根源的开始。

可是她唯一的理智在疯狂的侵吞这个恶念,她已经不是沈玉了,而是姬颜。

脚微动,人不动,手中的剑就如刺向沈卫扬那般的飞了出去,同样的是射向了沈河的眉心。

这次围观的众人都知道这个小公子不会痛下杀手,具睁大的眼睛,想要看清楚那剑到底是如何做到飞出去的。

可惜他们都是普通人,根本窥探不出这其中的玄妙。

沈河想要躲闪的身体,惊惧的发现,竟然被定住了,根本动不了分毫。

瞳孔看着眨眼到了眼前的锋芒,惊叫一声闭上了眼,久久感受不到的刺痛,令他起伏的胸口微微的停顿。

试探的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对面小子眼中讥讽还有嫌恶的眼神。在听到周围压低的嘲笑声,他后知后觉的感到两腿之间的凉飕飕。

他似是不敢相信的慢慢低下头,看到长衫两腿间慢慢晕开的水迹。

轰的一声,热血上头,脸上烧的如红霞半边天,实在是精彩纷呈。

他四十多年就算是整日跟那些三教九流的耍赖赌资的事情,都没有现在这般丢人。

他直觉自己要成为庆元人人口中的笑话,沈家大爷被一个孩子吓得尿了裤子的事迹,定会飞一样的传遍,到那时他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精彩评论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古代言情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姬颜,沈卫扬)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奶酪豆瓣酱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盛世折颜》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奶酪豆瓣酱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