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灯火话平生》昏昏三四话平生是什么意思 父子文 灯火话平生娘受

灯火话平生

《灯火话平生》

文中人 著

连载中 武侠 林菲儿,马端 阅文集团

《灯火话平生》作者:文中人,武侠类型网络小说,主线角色:林菲儿,马端,本小说主要章节节选:二人策马走了约一个时辰,天已经完全黑尽。马端走在前面,林菲儿跟在后面。马端似乎经常走这条路,天色虽暗,却不做停留。又走了不多时,前方不远处终于看到了灯火的模样。二人来到一个庄门前,这是一个规模不小的山

814次点击 更新:2020-02-04 15:02:43

免费阅读
《灯火话平生》作者:文中人,武侠类型网络小说,主线角色:林菲儿,马端,本小说主要章节节选:二人策马走了约一个时辰,天已经完全黑尽。马端走在前面,林菲儿跟在后面。马端似乎经常走这条路,天色虽暗,却不做停留。又走了不多时,前方不远处终于看到了灯火的模样。二人来到一个庄门前,这是一个规模不小的山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二人策马走了约一个时辰,天已经完全黑尽。马端走在前面,林菲儿跟在后面。马端似乎经常走这条路,天色虽暗,却不做停留。

又走了不多时,前方不远处终于看到了灯火的模样。二人来到一个庄门前,这是一个规模不小的山庄,气派的朱红大门,门前一对威武的石狮子,大门上挂着一块蓝底金字的牌匾,上书“七星庄”三个大字。

马端也不说话,上前扣门,一门童开了庄门迎了出来:“请问少侠你找谁?”

马端回道:“劳烦前去通告项庄主,荆州马端来见。”

那门童关上了庄门,前去通报。林菲儿也下马,站在门下等候,寒风似乎伴随着黑夜的到来又大了一些,呼呼作响。林菲儿只得把披风往上拉,尽可能把脖子和下巴包住。

过了不多时庄门便打开了,一个华衣中年男子带着两个家仆出了庄门,径直走到马端跟前拍着他的肩膀说到:“马贤弟,好久不见,可想死为兄了,上次荆州一别,快大半年了吧。”项海成约三十二三岁的模样,乌黑的头发被一顶玉质金边的发冠整齐地束在脑后,浓眉大眼,端庄的鼻子下是一张正派的嘴,脸颊休整的干干净净,没有半点胡须,看起来异常的干练精神。

马端抱拳回道:“让大哥挂怀了,兄弟也甚是想念大哥。”

“不多说,赶紧进去吃些热酒驱寒。”说完拉起了马端的手就要进庄门,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吃惊地问道:“贤弟为何受了如此重的内伤?”

马端回道:“实不相瞒,我和林姑娘回荆州的路上遇到了截杀,一番厮杀后我受了伤,怕再继续走下去又遇到强手丢了自家性命,所以特地前来求助大哥。”

项海成回头看了一眼林菲儿,拉起马端的手往庄门里去:“先进去再说。”自有家仆牵过了林菲儿手中的马匹从侧门进庄,林菲儿跟在项海成和马端身后,也进了门。

进了庄门是一个宽阔的院子,院子四周栽满了各种绿植,地面都是平整的青石板,院子的西北角有着假山亭榭,亭中石凳石桌,亭上牌匾写着“听风亭”三个大字,亭前有着一个池塘,池塘中的荷叶在寒风中枯萎着。往前望去是一排豪气的四开大门,门上红底黑字的牌匾上写着“会贤堂”三个大字,堂门两侧的架子上都放着些刀枪剑戟之类的兵器。林菲儿暗暗称奇到:“好一个气派的庄子!”

三人进了门,项海成吩咐家仆上了茶,又吩咐家仆赶紧备酒菜。回头对马端说到:“贤弟且先用食,我去为贤弟找些丹药。”说完捞起珠帘走进了后堂。

堂内顿时只剩下了林菲儿和马端两人,林菲儿关切地问道:“马大哥,你的伤势严重吗?”

马端放下手中的茶杯:“并没有大碍,我大哥可是闻名远近的神医,不用三五天我便可以痊愈。”

林菲儿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刚刚相对马端说些什么,却发现马端目不转睛地审视着自己,不由得一阵不自在。问道:“马大哥为何这样看着我?”

马端侧身对着林菲儿说到:“你到底是谁?”

林菲儿听了马端的话,故作疑惑地说到:“马大哥这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个落难去荆州投奔亲戚的弱女子罢了。”

马端也不说话,从怀中掏出一块亮黑色的铁质腰牌丢在茶案上,沉重的撞击声吓的林菲儿心中一惊。马端注视着林菲儿那双楚楚动人的眸子说到:“这是黑风门的黑铁令,我在死去的那个汉子的腰间发现的。连朝廷都要忌惮三分的黑风门会追拿你一个落难弱女子?你在驿站骗了王大人,王大人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见识,你当真以为骗得了我吗?”说完,噌地一声拔出长剑,起身指着林菲儿。

林菲儿被惊的身子坐的笔直,喘着粗气,但是眼中的神态很是坚定。

马端说到:“我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要是不把事情说明白,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林菲儿也不说话,不知该怎样跟马端解释这些事情,但她知道自己一开口便是错。正当林菲儿左右为难的时候,珠帘被一个妙龄少女掀开,那女子身着华色绸衣,一头浓发盘在头顶用两支金钗锁住,柳眉媚目,小巧的鼻子下是一张樱桃小嘴,修长的脸颊洁白如玉,甚是美丽动人。

那女子看着眼前的场景,噗呲一笑:“哟,想不到名满天下的荆州第一剑客手中的剑是这般用法。”

马端回头一看,原来是项海成的妹妹项海兰,看着她妩媚的模样顿时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项海兰移步到林菲儿跟前,用右手食指轻拭着马端的剑,悠悠说道:“这么好的剑,可惜了,居然要用来坏了这么美丽的一张脸。”说完回头看着林菲儿,林菲儿依旧笔直地坐在那里。项海兰回过头,用指尖慢慢地拨开马端的剑锋:“马大侠,这姐姐这么漂亮,我可不会让你划了她的脸,能否给我个面子呀?”

马端见项海兰为林菲儿出头,再说自己也是想吓唬一下林菲儿,没想真的动手,于是还剑入鞘。回到茶几前坐了下来,对林菲儿说道:“我也并非要故意刁难姑娘,但是此事涉及到黑风门,我不得不慎重行事,还希望姑娘能如实相告。”

林菲儿说道:“马少侠既然是荆州第一剑客,可知道去年荆州城盐市的变化?”

马端突然想起了什么:“去年荆州盐市惨淡,荆州府在盐市上的财政收入比往年大幅度缩减。”

“的确如此。”林菲儿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不止荆州,福建路等地也有这样的情况,而这两地正是黑风门实力最为强大的地方,我说得这么明白,应该不需要我再解释了吧?”

马端问道:“你是从福建路回来的?”

林菲儿微微点头。

“那你是查到了什么?”马端继续问道。

林菲儿冷冷地说了一句:“无可奉告。”

马端并不想轻易放弃:“你去荆州找谁?”

林菲儿依旧沉默不语。

马端猜测起来:“蒋宇大人?或是经略安抚赵宁大人?还是观察使沈永大人?”

林菲儿听马端说着这些人名,也不做反应,冷冷说道:“到了荆州你自会知道。”

马端微微一笑,摊手做无奈状:“我的伤可不是一会半时能好得了的,再说这山庄好吃的好玩的那么多,姑娘还是另请高明来护送你去荆州吧。”

林菲儿倔强地说道:“那就不劳马大侠大驾了,我自会想办法。”大侠两个字特地加重了声气。

“哈哈哈”马端噗嗤一笑,“激将法?不算高明,若来个苦肉计或是美人计我还有可能就范。”

在一旁的项海兰看不下去了,挖苦到:“我七星庄也有几个算得上是大侠的人,如果姐姐不嫌弃,我可以让他们护送你去荆州城。”也把大侠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这时项海成从后堂出来,看到项海兰也在,于是对妹妹说道:“你怎么来了,天色晚了,快去歇息吧。”

项海兰转身向后堂走去,过了珠帘,幽幽说到:“想不到荆州第一剑客是个趁人之危的欺名盗世之人罢了,还真是叫人失望呀。”说完身影便消失在珠帘后。

项海成一脸疑惑,问道:“怎么了?我那妹子就是这般泼皮,贤弟莫往心里去。”说完递给马端一个白玉小瓶,嘱咐到:“一日一粒,不出三日,保叫贤弟健步如飞。”

林菲儿和马端用过饭菜,在项海成的安排下都沐浴歇息了,而马端却心事重重,怎么也睡不着,真想立马回荆州城把事情都问清楚。

精彩评论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灯火话平生》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文中人)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