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谋定东宫》谋定东宫双十二娘 圣水 谋定东宫强攻

谋定东宫

《谋定东宫》

双十二娘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顾哲誉,陈珉 阅文集团

光环人物是顾哲誉,陈珉的网络故事《谋定东宫》此文是双十二娘新出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剧情精彩,绝对是非常不错的独家作品,书中主要讲述 第二日,晋王宜宾率领的册封使团从明德门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前来送行的文武百官几乎站满了整条御道。晋王宜宾穿着簇新的皇子朝服,骑着高头大马,在一众人等的簇拥下,趾高气昂的出了城。辽王宜宥站在城门楼上,望着

634次点击 更新:2020-01-25 12:09:46

免费阅读
光环人物是顾哲誉,陈珉的网络故事《谋定东宫》此文是双十二娘新出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剧情精彩,绝对是非常不错的独家作品,书中主要讲述 第二日,晋王宜宾率领的册封使团从明德门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前来送行的文武百官几乎站满了整条御道。晋王宜宾穿着簇新的皇子朝服,骑着高头大马,在一众人等的簇拥下,趾高气昂的出了城。辽王宜宥站在城门楼上,望着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第二日,晋王宜宾率领的册封使团从明德门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前来送行的文武百官几乎站满了整条御道。

晋王宜宾穿着簇新的皇子朝服,骑着高头大马,在一众人等的簇拥下,趾高气昂的出了城。

辽王宜宥站在城门楼上,望着绝尘而去的马队,冷哼一声,继而笑着对站在一旁的副将说:“真羡慕四弟啊。高卧宫中养病,不必出来看这些小人得志后的张狂样儿!”

副将哪敢接话,面无表情的躬身听了,该忙什么忙什么去了。

晋王宜宾带着二十余个大大小小的册封官,在一千军士的护卫下,旖旎而行。用了四天的时间,抵达了大兴国。

大兴国的皇三子陈珉,早早的率领文武百官出城三十里迎接。城外的平原上,数百号人井然有序的各安其位,寒风烈烈,旌旗漫漫,一时间,广阔的平原上,只听到呼呼的风声和长号大鼓奏响的乐音。

“迎天使!跪!”

随着内侍的一声高呼,自陈珉而下的数百人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肃然等待。

左右侍卫掀开轿帘,晋王宜宾弯腰从车厢中出来,站在了高高的王车前端。

顾哲誉是册封使团中最低一级的文书,远远的跟在后面,他看不到晋王的表情,却看的到晋王的服饰。如此重要的场合,他怎么只穿了一身——便服?

按照行程,册封使团在大兴王城只停留三天。第一天迎天使,宣读诏书,新王继位,第二天宫中设宴,款待天使,第三天查访民情,检阅军队,第四天便要回程。

依照这样的程序,今日晋王首见陈珉,应着朝服,代表天子在城外受大兴君臣三跪九叩之大礼,然后进入大兴宫城,宣读诏书,参加陈珉的继位大典。可是现在,晋王却是一身便服,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陈珉显然也没料到晋王会是这身装扮,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按照规矩,既然晋王此刻不代表天子,就不能再受大兴君臣的叩拜大礼了。陈珉率领文武百官站起身来,依照平辈相见的礼仪,拱手抱拳道:“参见晋王殿下。”

晋王也抱拳道:“见过世子。尊父皇旨意,此番出使大兴,以体察民情为先,安抚王室为要,所以本王临时起意,变更了一下册封的流程,头一日访民阅军,第二日宫中饮宴,最后一日再行册封礼,世子不会见怪吧?”

陈珉赶忙俯首回答:“不敢。但凭晋王殿下做主。”

其实,在场的人心里都很清楚,说什么体察民情为先,安抚王室为要,都是惯用的说辞而已,历朝历代,哪一次天朝出使,诏书上不是这样写的?至于此番晋王为何要改变行程,恐怕是另有深意了。

于是,依照晋王的要求,双方人马浩浩荡荡的进入王城,煞有介事的走街串巷,体察了民情,下午又汇聚校场,观看大兴步兵、骑兵演练方阵。大兴成为大昱朝的属国以后,依照降书的约定,全国上下只保留了五万军队,用于扫匪平寇,护卫王室,其他的军队已全部解散,将士们重新变成了农户。所以检阅军队也不过是走走形式而已。

就这样,第一天在出其不意和手忙脚乱中匆匆而过。

第二天晚间,陈珉在宫中设宴,款待册封使团的大小官吏。美酒佳肴,钟鼓乐舞,琳琅满目,极尽奢华之能事。更有甚者,宫宴的操办者居然还在每名大昱朝官员的左右配置了两名执酒美姬,坦胸露乳,倍献殷勤。

酒过三巡之后,官员们无不东倒西歪,说醉话的说醉话,说情话的说情话,晋王宜宾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掀开了右侧美人的小花裙,引得众人尖声大叫,放浪淫靡之声不绝于耳。

顾哲誉本来也非此道中人,此时被两个美人夹在中间如坐针毡。左边的一个殷勤劝酒,被顾哲誉摆摆手拒绝了。

大将军周盛偶然间一瞥,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特立独行的顾哲誉,揶揄道:“众人皆醉我独醒,顾文书果然是文人雅士,不近酒色啊。”

出使大兴的官员无一不是晋王一伙儿,见周盛挖苦他,便也随声附和道:“如此看来,顾大人大概是瞧不起我们这些粗人喽?”

顾哲誉一脸尴尬,不知该如何接话。恰在此时,左边的美姬又把酒杯递到唇边,顾哲誉饮也不是,不饮也不是。

陈珉见状,赶忙笑着解围道:“想来顾大人不惯这种玩儿法。不过,今日来我大兴,务要使诸位尽兴才好。丽姬,看你的喽!”

右侧的美人听了,微微一笑:“丽姬已使尽浑身解数,尚不能令顾大人开怀,也是无奈了。其实,顾大人高风亮节,小女子万分钦佩,不如借此机会,向顾大人求一幅墨宝吧。”

众人都不解何意,唯有陈珉明白,忙招呼左右道:“来人,笔墨伺候。”

那些左拥右抱的官员们见了,无不对顾哲誉嗤之以鼻,纷纷交头接耳起来。晋王宜宾和大将军周盛更是大皱眉头。一时间,顾哲誉倒成了众矢之的了。顾哲誉面上一阵尴尬,早知如此,刚才就喝几杯又如何?装作酒量小,醉的不省人事,也强过成为满场的焦点。此时被众人排除在“自己人”的范围之外,还谈什么博取好感以期暗中监视呢?

不多时,笔墨拿了上来。顾哲誉从托盘中拿起笔来,茫然四顾,却不知纸在何处。

正犹豫间,丽姬已站起身来。她扭动腰肢走到顾哲誉身边,盈盈一笑,一抖手,眨眼间把外袍内裙褪了个精光。

“顾大人,丽姬这张纸,成色如何?顾大人是写在前面,还是写在后面?是写在上面,还是写在下面呢?”

刚才还不屑一顾的众人立刻被这一幕吸引了目光,大殿中人声鼎沸,官吏们纷纷大叫:“顾大人写啊!”“写在前面!”“写在上面!”“不对不对,应该写在四面才是!”

顾哲誉万没想到居然会变成这样,他握着笔的手心里已满是汗液。扫视一圈,尽是些挖苦讽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眼神。再看晋王宜宾与大将军周盛,两个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一副考较自己是否衷心的卑劣表情。看来,今日不做点什么出格的事儿,是难以在这些人中间立足了。

顾哲誉愣了一会儿,突然朗声大笑起来。他把笔用力一抛,远远的扔了出去。众人正在不解,却见他径直走到陈珉面前,躬身为礼:“恳请世子,赐下官偏室一间。下官随身带着笔墨,不想写在外面,想写在里面。”

“哦?啊哈哈哈哈……”晋王宜宾愣了片刻,随即放声大笑起来:“写在里面?哈哈哈哈。好!好一个写在里面!”

周盛也放松下来,搂着左右的美人开怀大笑道:“难怪顾大人对我等不屑,原来是另有高招啊。世子,你还不送顾大人去偏室练字?”

陈珉忙道:“来人,送顾大人和丽姬去偏殿休息。”

“是。顾大人,这边请。”

顾哲誉听了,如蒙大赦,俯身行礼后,也不等丽姬来扶,赶忙跟着内侍一溜烟儿的去了。

“顾大人已等不急了。”殿中传来晋王与众人的大笑声。

内侍将顾哲誉与丽姬送入偏殿,便回去伺候了。顾哲誉等他走远了,借口小解,从偏殿中脱身出来。那丽姬久在风月场中摸爬滚打,吃尽了其中苦楚,刚才也是被逼无奈,逢场作戏而已。现在曲尽人散,正巴不得自己一个人休息片刻,顾哲誉要出去,哪里还有挽留的道理。

顾哲誉走出殿门。此时宫女内侍们都在主殿中忙活,居然没一个人来管他,由着他在花园中信步游走。

他左拐右拐的穿过花丛,来到一座假山后面。那假山被流水环绕,只有南面紧挨着一座凉亭。

顾哲誉在假山上的隐蔽处找了一块青石板坐下来。微寒的清风阵阵袭来,将他那仅有的一丝丝酒意也吹散了。他正掐算着时间,伺机回去,好掩人耳目,却突然听见凉亭中传来陈珉与另外一个人的对话。

“安置好了?”陈珉问。

“是。两个舞姬陪着,去了彩音轩。”另一个人回答。听声音,不似内侍,倒有些像朝中的官员。

“哼。”陈珉轻哼一声,没有说话。

“世子,晋王已来了两天了,只顾东游西逛、吃喝玩乐,宣召的事儿却只字不提,会不会……”

“放心吧。密报说大昱皇帝下诏立我为王,那就是立我为王,假不了。以大兴现在的局面,除了我,还能立谁呢?他迟迟不肯宣召,无非是为了那个人。”

“世子是指?”

“朱九真嘛。我虽然已经答应了他们可以把他带回去,可他们不放心啊,怕我头一日把人交出去,第二日就派个杀手把他暗杀了,或者不用暗杀,就是明抢,他们那一千军士能拦得住吗?这种事儿又不能让大昱皇帝知道,到时候,他们岂不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所以他们就按住诏书,迟迟不宣,直等到最后一刻,宣完了诏好马不停蹄的把人带回去。”

精彩评论

在古代言情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顾哲誉,陈珉)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古代言情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双十二娘)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